伍麦叶王朝西线的征服行动:穆萨·伊本·努赛尔

孤心悯 5月前 112

在穆萨·伊本·努赛尔和他的助手们指挥之下【据其他资料说,穆萨是一个莱赫米人,或是一个也门人。参看 Balādhuri,p.230; ibn-‘Idhāri,vol. i ,p. 24。】,在西线进行的征服,比起在哈查只和他的将军们在东线进行的征服来,并无逊色。公元 640—643 年征服埃及后,接着就向西侵入易弗里基叶②但是,彻底征服那个地区,是在欧格白于 670 年建筑盖赖旺③之后。欧格白是穆阿威叶的代理人,他利用盖赖旺城做军事基地,对柏柏尔人各部族采取军事行动。相传欧格白曾远征到大西洋的波涛面前,才勒住他的坐骑。他于 683 年在现今阿尔及利亚的比斯克拉附近阵亡,就地埋葬,他的坟墓已变成了民族胜地。阿拉伯人对易弗里基叶的占领,直到这个时候还是很不巩固的,在欧格白死后不久,他的继任者不得不从这个地区撤退。直到加萨尼人哈萨尼·伊本·努尔曼于 693—700 年前后担任这个地区的长官,才结束了拜占廷的主权和柏柏尔人的抗拒。698 年,获得一个穆斯林舰队的合作,哈萨尼才把拜占廷从迦太基和其他海口城市驱逐出去。于是,他腾出手来对付柏柏尔人,这时候他们由一个女巫(kā hinah)④率领着,她对她的追随者有一种神秘的影响。这个女英雄最后由于部下的叛变而被击败了,在一个源泉附近被杀,那个源泉仍以女巫泉(Bir al-Kāhinah)为名。


易弗里基叶的征服者和平定者哈萨尼,是由著名的穆萨·伊本·努赛尔继任的在他担任长官的期间,这个地区的政府以盖赖旺为首府,脱离埃及而独立,归大马士革的哈里发直接管辖。穆萨的祖父是先知传记的编写者伊本·易司哈格。他和他儿子原是叙利亚的基督教徒。当他们正在阿因·太木尔的教堂里学习《福音书》的时候,他变成为哈立德·伊本·韦立德手中的俘虏①。穆萨把本省的边界扩张到极远的丹吉尔,这就使伊斯兰教确定地、永久地与另外一个民族——柏柏尔民族互相接触。柏柏尔人是白种人的一个支派含族人,在史前时期,可能是闪族的一个组成部分②。在穆斯林征服各国的时代,柏柏尔人居住在地中海南岸肥沃的狭长地带,大多数信奉基督教。在这个地区里,忒塔利安、圣西普利安,特别是圣奥古斯丁,变成了早期基督教神甫中最杰出的人物。但是人民大众并没有受到罗马文化的深刻的影响, 因为罗马人和拜占廷人,主要是居住在海滨的城市里,他们所代表的文化, 是与北非的这些游牧民族和半游牧民族格格不入的。另一方面,对于象柏柏尔人这样文化程度的民族,伊斯兰教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腓尼基人曾在北非的若干地方开辟了殖民地,而且在迦太③【迦太基的遗址在突尼斯,位于北纬 36°50′,东经 10°18′。——译者】成为罗马的可怕的对手,阿拉伯人是闪族的一支,与早期的腓尼基人是亲戚,因此,阿拉伯人很容易地跟他们的亲戚含族人建立亲密的关系。迦太基语在乡村里残存到穆斯林征服北非之前不久的时代。这可以说明伊斯兰教的似乎难以解释的奇迹:使这些半开化的部族的语言阿拉伯化,使他们的宗教伊斯兰化,而把他们当做在进一步远征途中的接力者。征服者这样找到了可以吸取新鲜血液的民族,阿拉伯语找到了可供征服的广大场地,伊斯兰教找到了向世界霸权攀登的新的立足处。


穆萨征服了北非海岸,远至大西洋以后,就为征服邻近的西南欧开辟了道路①。公元 711 年,柏柏尔族的自由人、穆萨的助手塔立格采取了重大步骤, 渡海到西班牙去,进行掠夺性的远征。这次的侵入,发展成为对西班牙半岛的征服(参看本书第三十四章)。这就构成了阿拉伯人最后的、也是最惊人的一次军事行动,结果使穆斯林世界增加了穆斯林所获得的最大的欧洲领土。公元 732 年,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的军队占领南高卢的几个城市之后,被查理·马特尔挡阻于图尔和普瓦蒂埃之间。这个地点就是阿拉伯人向西北方深入的界限。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