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帝国:伍麦叶王朝

孤心悯 5月前 95

公元 732 年,是先知逝世百周年纪念。从历史上和地理上来说,这是一个方便的观察点,让我们在这里停留一下,考察一下一般的形势。伊斯兰教的奠基者逝世百年后,他的信徒们就成为一个大帝国的主人翁;这个大帝国, 比极盛时代的罗马帝国还要伟大;这个帝国的版图,从比斯开湾到印度河和中国的国境,从咸海到尼罗河上游的大瀑布,阿拉比亚的先知的名字和真主的名字在一起,每天从遍布西南欧、北非、西亚和中亚的几千个尖塔上被喊叫五次。相传年轻的穆罕默德对于进入大马士革城曾表示迟疑,因为他希望只进天堂一次。现在大马士革已变成这个庞大帝国的首都了②。在这个首都的中心,伍麦叶王朝漂亮的宫殿,象全城的花园所组成的翠玉腰带上的一颗大珍珠一样,屹立在当中,在这里可以眺望四周广阔而丰饶的平原,那个平原, 向西南延伸到终年积雪的赫尔蒙山①。这座宫殿的名字是绿圆顶宫(al-Khadr ā’)②。绿圆顶宫的建筑者不是别人,正是这个朝代的开基创业者穆阿威叶。绿圆顶宫位于伍麦叶清真寺的旁边,韦立德曾重新修饰了这座清真寺,而使它成为建筑物中的奇珍异宝,现在还在吸引着美术爱好者。在谒见厅里,有一个四方的座位,铺着富丽的绣花坐褥,那就是哈里发的宝座。当正式谒见的时候,哈里发穿着华丽的礼服,盘膝坐在这个宝座上。他的父系亲戚,按年齿长幼,排列在宝座的右边,他的母系亲戚,也按年齿长幼,而排列在宝座的左边③。朝臣、诗人、文人们,站在宝座的后边。更正式的谒见,是在辉煌的伍麦叶清真寺里举行的。直到今天,那座清真寺,仍然是全世界最壮丽的寺院之一。刚刚登基的韦立德(一说是苏莱曼),一定是在这种布景中接见西班牙的征服者穆萨和塔立格的,那时他们带着一长串的俘虏④,包括头发美丽的哥德王室的成员和梦想不到的财富。如果有什么单独的插话可以作为伍麦叶王朝隆盛到极点的例证,那就要数这个插话了。


在阿卜杜勒·麦立克和韦立德的统治时代,国家机关的阿拉伯化,包括两件事,一件是公共注册簿(dīwān)所用文字的改变,在大马士革是从希腊文变为阿拉伯文,在伊拉克和东部各省区是从帕莱威文①变为阿拉伯文;另一件是设厂铸造阿拉伯货币。文字改变了,全体人员当然也要跟着改变了。早期的征服者,新从沙漠来,不知道簿记和财政,在财政部门,不得不留用精通财政工作的公务员:在叙利亚则留用会希腊文的人员,在伊拉克和波斯则留用会波斯文的人员。但是现在局面已经改变了。没有疑问,某些非阿拉伯的公务员,现在已经精通阿拉伯文,他们仍然被留用着,象旧的制度被保存下来一样。这种过渡,一定进行得很慢,从阿卜杜勒·麦立克统治时代开始, 在他的继任者统治的时代,仍在继续进行。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有些文献才说这种改变是父亲做的,有些文献又说是儿子做的②。这个步骤,是精密计划的政策的一部分,不会是由于白拉左里所说的那种琐碎的原因——一个希腊书记在墨盒里撒尿③。在伊拉克和东方各省的改变,显然是由著名的哈查只开始的。


在伊斯兰教以前的时代,罗马和波斯的货币,是在希贾兹流通的,同时流通的,还有少量的希木叶尔银币,上面铸着一个精美的猫头鹰。欧麦尔、穆阿威叶等早期的哈里发,都以已经流通的外国货币为满足,在某些情况下, 可能在外国货币上加印《古兰经》的某些铭文④。在阿卜杜勒·麦立克之前, 少量的金币和银币,已经铸造出来了,但是那些货币都是仿效拜占廷和波斯的货币的式样而铸成的。695 年,阿卜杜勒·麦立克在大马士革铸造出纯阿拉伯的第纳尔(金币)和第尔汗(银币)⑤,他的伊拉克总督哈查只,于 696 年, 在库法铸造银币①。


除了铸造纯粹的伊斯兰教货币,和使帝国的行政阿拉伯化以外,阿卜杜勒·麦立克还发展了一种定期的邮政业务②,利用驿马在大马士革和各省会之间运送旅客和公文。这种业务,首先是为了满足政府官员和他们通讯的需要, 各地的邮政局长,除普通邮政业务外,在各地区发生重大事变的时候,还要负责哈里发和各该地区长官之间的通讯工作。

在改革货币的同时,也改革了财政和其它的行政工作。原则上,凡是穆斯林,除缴纳济贫税(zakāh)外,无论他属于什么民族,都没有缴纳任何赋税的义务,但实际上,这种特权只限于阿拉比亚的穆斯林。利用这种理论,很多新入伊斯兰教的异族人,特别是伊拉克和呼罗珊的农民,开始离开他们的农村,而群集于城市,希望以平民(mawāli)③【“平民”这个名词后来是指自由人,再没有卑下的含义。】的身分参加军队。这使国库遭受双倍的损失,由于他们改教,他们原来缴纳的赋税大大减少了,由于他们当兵,他们要向国库领取一笔特别费。哈查只采取了种种必要的措施,使他们重返家园①,而且再向他们征收他们改教前所缴纳的高额的捐税,包括土地税和人丁税。他甚至要求在田赋地区置产的阿拉伯人也缴纳通常的土地税。


哈里发欧麦尔二世(717—720 年在位)为了补救在新穆斯林当中产生的不满情绪,下令恢复欧麦尔时代的原则:凡是穆斯林,无论他是阿拉伯人或者是平民,都不需要缴纳任何贡税,但是他坚决主张,凡纳土地税的土地, 都是穆斯林公众的公共财产②。回历 100 年(公元 718—719 年)他下令禁止把纳土地税的土地卖给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他向全国人民宣告,此类土地的主人若改奉伊斯兰教,他的产业就归属于农村的公众,他本人可以作为租用者继续使用那分土地。


欧麦尔二世的用意虽然是最善良的,但是他的政策却不是成功的。因为这种政策使国家的岁入减少了,使城市里的平民的人口增加了③。许多柏柏尔人和波斯人,纷纷信仰伊斯兰教,以享受给与他们的这种金钱上的特权。后来,实践证明,必须采用哈查只的制度,但要稍加修正。人丁税和土地税的区别,到现在才明确了,人丁税是一种负担,可以因改奉伊斯兰教而豁免, 土地税是无论如何不能豁免的。因为人丁税是比较小的款项,国库主要的收入,是来自土地税,而土地税是继续征收的,归根到底,国库不会受到很大损失。


其他文化上和农业上的改革,要归功于多才多艺、精力充沛的哈查只。他开凿了几条新的运河,而且修复了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的旧运河。他排除了许多土地上的积水,开垦了许多荒地,增加了耕地的面积。他在阿拉伯语的正字法上首先引用了标音符号,使 bā’,tā’,thā’,dāl,dhā l 等形状相同的字母不致混淆,而且采用了叙利亚语的 dammah(合口符 u)、fathah(开口符 a)、kasrah(齐齿符 i)等元音符号,插在辅音字母的上边和下边①。在这次正字法的改革中,他的动机是防止在朗诵《古兰经》时发生错误, 他显然为《古兰经》的写本准备了一个批评性的订正本。他的生活是以教师生涯开始的,他做了总督之后,仍未丧失对于文学和演说的兴趣。他对于诗歌和科学的奖励是著名的。贝杜因的讽刺诗人哲利尔和他的两个敌手法赖兹得格和艾赫泰勒,构成了伍麦叶王朝诗坛的三巨头,他们都是哈查只的歌颂者,也是哈里发欧麦尔二世的桂冠诗人。哈查只的私人医生,是一个基督教徒,名字叫台雅左格②。被伊拉克的敌人称为“赛基夫族的奴隶”的哈查只, 于 714 年 6 月病死于瓦西兑,终年五十三岁,在伊斯兰教编年史上,他的名字是最显赫的名字之一,这是毫无疑义的。


在这个时期的各种显著的成就当中,有许多建筑学上的纪念物,其中有一些还保存到现在。


哈里发苏莱曼在巴勒斯坦一个更古的市镇的废墟上建筑了腊姆拉城①,作为他居住的地方。他的宫殿的遗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他的白色清真寺的尖塔,在十四世纪初,曾经奴隶王朝修缮过,现在仍屹立在那里(那座白色清真寺在大马士革的伍麦叶清真寺和耶路撒冷的磐石上的圆顶寺之后,成为叙利亚的第三个胜地)。自苏莱曼起,帝国的首都不再是哈里发住家的地方。希沙木住在鲁萨法②,是腊卡③附近的一个罗马人居住区。691 年,阿卜杜勒·麦立克在耶路撒冷建筑了壮丽的磐石上的圆顶寺(Qubbat al-Sakhrah),欧洲人误称为欧麦尔清真寺,他的目的是把朝觐麦加的人引向这里来,因为当时麦加在他的劲敌伊本·左拜尔的手里。仍保存在圆屋顶上的库法体铭文,可以证明阿卜杜勒·麦立克是这座大清真寺的建筑者。一百多年后,这座大建筑物曾经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麦蒙(813—833 年在位)重修,他放肆地用自己的名字代替了阿卜杜勒·麦立克的名字,可惜忘了修改年月④【现在铭文的内容是:“真主的仆人、信士们的长官阿卜杜拉伊马木麦蒙于七十二年建筑这个圆屋顶,愿我主接受他,保佑他,阿敏。”】。阿拔斯王朝的建筑师,把这个新名字的字母缩写在阿卜杜勒·麦立克的名字原来所占的那个狭窄的地位上,使人一望而知是涂改的⑤【De Vogüé, Le templede Jérusalem(Paris,1864), pp. 85— 86,他首先揭穿这种伪造。】。在这圣地的南部,紧靠着这座大礼拜寺,阿卜杜勒·麦立克还建筑了另一座清真寺, 可能是建筑在一所古教堂的遗址上。按当地的习惯,把这座清真寺叫做艾格萨清真寺(辽远的清真寺)①【《古兰经》17∶1 曾提到这个礼拜寺。卜拉格飞马曾在这里停留。Fakhri,p.173,认为韦立德是辽远的清真寺的建筑者。】,但就广义来说,这个名词也用来概括那个地区内全部的建筑物。尊贵的圣地(Al-Haram al-Sharif)是概括这全部建筑物的另一个名称,这个圣地的地位,仅次于麦加和麦地那的两个圣地。


伍麦叶王朝最大的建筑者,却要算阿卜杜勒·麦立克的儿子韦立德,他统治的期间,是比较和平的,也是比较富足的。这位哈里发是这样的爱好建筑房屋,以致当他在位的期间,大马士革的人民,一有机会遇在一起,总是以壮丽建筑为谈话的主题,正如在苏莱曼的统治时代谈论烹调术和妇女、在欧麦尔二世统治时代谈论宗教和《古兰经》一样②。这位韦立德,虽然只活了四十岁,但是他扩大而且修饰了麦加的清真寺③,重建了麦地那的清真寺,在叙利亚建立了几所学校和清真寺,而且对麻疯病人、残废人、盲人的公共机关给以经费④。中世纪时代的统治者中,为慢性病人建立医院,为麻疯病人建立疗养院的,或许要算他是第一人。后来,西方国家也有这种医院和疗养院, 那是以穆斯林的建设为范例的⑤。巴勒贝克的教堂上,有一个黄铜镀金的圆屋顶,韦立德把它移去,安在他父亲在耶路撒冷所建的清真寺上面。但是他最伟大的成就,是从信奉基督教的臣民手中夺取了大马士革的圣约翰大教堂, 而在那所教堂的旧址上,建筑了世界上最壮丽的清真寺之一。这座伍麦叶清真寺,直到现在还算做伊斯兰教四大胜地之一,其余的三大胜地是麦加、麦地那和耶路撒冷。在韦立德之前,穆斯林和基督教徒是共享这块圣地的。为了替这种抢夺行为辩护,后来的传说说:这座古城的东部,是用武力占领的, 西部是立约投降的,穆斯林的两个分遣队,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所做的工作, 后来在这个首都大教堂里会了面。这座大教堂,当时是建筑在一座古罗马寺院的旧址上的,地点几乎是在城的中央。在筑起很久的围墙南面的出入口的门楣上,刻着一行古希腊文,内容依然可以识辨:“主啊,你的国是永远的国;你执掌的权柄存到万代。”①


伍麦叶王朝光荣时期的其余的哈里发,除欧麦尔二世和希沙木外,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欧麦尔二世(717—720 年在位)完全在教义学家的影响之下,他在历代都有虔诚和苦行的盛名,与伍麦叶王朝各哈里发的邪恶,成了尖锐的对照。实际上,他是伍麦叶王朝的圣徒。依照较晚的传说,每一世纪必出一位贤人,来维新伊斯兰教,他出生于第二世纪(回历 100 年)初;正如沙斐仪教长出生于第三世纪初一样。替他作传记的人告诉我们:“欧麦尔穿着补钉重重的衣服,他和人民随随便便地在一起,以致从外地到首都来找他请愿的人,难以认出他就是哈里发②。他的一个代理人写信给他说,他所进行的有利于新入教的穆斯林的财政改革,将使国库空虚,他写信答复他:“指真主发誓,看到每个人都成为穆斯林,我一定很高兴,即使你和我都要去亲手耕地,以维持自己的生活。”③欧麦尔二世停止了穆阿威叶时代开始的习俗,就是在每周星期五举行聚礼前,在讲经台上诅咒阿里①。欧麦尔在三十九岁时去世,他的虔诚使他的坟墓得免于阿拔斯王朝所加于前朝所有坟墓的污辱。


阿卜杜勒·麦立克的第四个儿子希沙木(724—743 年在位)结束了伍麦叶王朝的黄金时代。在穆阿威叶和阿卜杜勒·麦立克之后,希沙木被阿拉伯的权威人士正确地认为是伍麦叶王朝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政治家②。他的年轻的儿子穆阿威叶(西班牙穆阿威叶王朝的祖先)在狩猎中堕马而死的时候, 他评论说:“我要培养他做哈里发,他却去追逐一只狐狸。”③在他所任命的伊拉克长官哈立德·伊本·阿卜杜拉·盖斯里任内,伊拉克地区繁荣起来,特别是经过奈伯特人哈萨尼推行了土木工程和排水工程以后。哈立德盗用了公款一千三百万第尔汗,而且还浪费了大约比这个数目多两倍的公款①。后来, 哈立德遭到与他同类的人所遭到的命运,于 738 年被捕下狱,经过严刑拷问, 被迫据实报告岁入的实际数字,并如数偿还,从这个事例中就可以看出,政治的紊乱和国家机器的腐败,成为伍麦叶王朝崩溃的原因,他们的劲敌阿拔斯王朝所以能够取而代之,就是因为他们自身的腐化堕落。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