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发、皇室、伍麦叶王朝的生活传说

孤心悯 9月前 182

哈里发们晚上的时间,是留下来从事娱乐和社交的。穆阿威叶特别爱听历史故事和各种轶事,尤其是南方阿拉比亚的各种轶事以及诗歌朗诵。他为了满足自己的这种愿望,特地从也门聘请了一位说书人阿比德·伊本·赛尔叶(‘Abīd ibn-Saryah)。在漫漫长夜里,他用古代英雄的轶事给哈里发助兴。中意的果子汁(She-rbet),是阿拉伯诗歌所赞扬的蔷薇水④,大马士革等东方城市的居民,现在还欣赏这种饮料。当日这种饮料,特别适合妇女的胃口。


穆阿威叶的儿子叶齐德,是哈里发中可以确定为醉鬼的头一个,他曾获得“酒徒叶齐德”(Yazīd al-khumūr)的称号⑤。他的鬼把戏很多,其中就有这么一件:他驯养了一只得宠的猴子,名叫艾卜·盖斯,教它参加自己的酒席⑥。相传叶齐德每天喝酒,韦立德一世只要隔一天喝一次就够了,希沙木是每星期五喝一次,就在举行聚礼后喝酒,而阿卜杜勒·麦立克每月只喝一次, 但是喝得很多,以致不得不用吐剂把肚腹里的酒肉倒出来①。叶齐德二世迷恋他的两个歌妓赛蜡梅和海巴伯到了这样的程度,有一天,他跟海巴伯玩耍, 扔一颗葡萄到她嘴里,她被那颗葡萄噎住了,那位多情的、年轻的哈里发几乎急死了②。他的儿子韦立德二世(743—744 年在位)继承了他的这种嗜酒的性癖,且有过之而无不及。韦立德二世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浪子,据说他惯于在酒池中游泳,他狂饮酒池里的酒,以至能显然看出酒的平面下降③。相传有一天韦立德翻开《古兰经》,看见这样的词句:“每个顽固、高傲的人,都失望了。”④他用自己的弓箭把《古兰经》射得破烂不堪,还用自己所编写的两句诗向《古兰经》挑战哩⑤。


这个哈里发在他的行宫里消遣,有一座行宫是建筑在大马士革和巴尔米拉之间的盖尔叶台因。有人曾亲眼看过他的淫荡的酒宴,《乐府诗集》中保存着那位目击者的报道⑥【关于哈里发生活中轻松的这方面的知识,是取自《乐府诗集》等文学书的,当然不是完全可靠的史料。Aghāni,vol.i,p.3,定了一个选文的标准:“凡是能使观者悦目,使听者赏心的优雅的东西”,都可以入选。】。他说酒宴时经常有舞蹈、歌唱和音乐。倘若哈里发坚持合理的自尊心,他就用帷幕把自己和清客们隔开;否则,就象韦立德那样, 跟他们混在一起,完全平等⑦。


这一类的宴会并非完全没有文化价值,毫无疑问,它能促进诗歌和音乐的发展,又能培养生活中的美感,并不完全是放荡的行为。


有些更无害、更时新的游戏,曾引起哈里发和廷臣们的兴趣,如狩猎、跑马和双陆戏。马球戏后来变成为阿拔斯王朝时期受人爱好的游戏,那大概是伍麦叶王朝末期从波斯传入的。斗鸡在那个时代是很常见的。至于狩猎, 则早已在阿拉比亚发展起来了,那时候只用灵■(salūqi,因产于也门赛鲁基地方而得名)做猎犬。至于使用猎豹(fahd)则是后来才作兴的。根据传说,白苏斯战役的英雄库莱卜·伊本·赖比耳是使用猎豹的第一个阿拉比亚人。在阿拉比亚人之前很久,波斯人和印度人早已把这种动物教乖了。穆阿威叶的儿子叶齐德一世是伊斯兰教时代第一个非常爱好狩猎的人,也是首先把猎豹教乖,让它骑在马的臀部的。他曾用黄金的脚镯作为猎犬的饰物,而且给每只猎犬指定一名奴隶,专心管理①。赛马是伍麦叶人很喜爱的游戏。韦立德·伊本·阿卜杜勒·麦立克是开始举行赛马会和关怀赛马会的那些早期的哈里发之一②。他的弟弟和他的继任者苏莱曼曾筹备举行全国性的赛马大会,但是, 在筹备工作完成之前,他就去世了③。在他俩的弟弟希沙木所组织的一次赛马会上,参加竞赛的马,竟有四千匹之多,有些是御厩里的马,有些不是御厩里的马,“这在伊斯兰教以前和以后都是史无前例的”。④这位哈里发所宠爱的一个女儿,豢养了许多作竞赛用的马⑤。


皇室的妇女,似乎是享受着比较多的自由的。相传麦加的一个诗人艾卜·宰海伯勒在自己的长诗中毫不迟疑地向穆阿威叶美丽的女儿阿帖凯倾诉他的爱慕,因为她在朝觐天房的时候曾揭起她的面纱,被他瞥见一眼,后来, 他尾随她到了她父亲的首都大马士革。后来,哈里发不得不赏赐他一笔奖金, 来堵住他的嘴,并且给他找到一个合适的媳妇①。另外一个漂亮的诗人,也门的瓦达哈,胆敢向大马士革的韦立德一世的一个妻子调情,不顾那位哈里发所提出的威吓,而终于用自己的生命作为大胆的代价②。穆阿威叶的孙女儿阿帖凯是一个美丽而且机灵的妇女,下面的故事可以说明,她对于她的丈夫哈里发阿卜杜勒·麦立克是很有势力的。她对丈夫发脾气的时候,把房门闩上, 不让丈夫进房,直到一位宠臣到门前哭诉,说他的大儿子杀死了小儿子,哈里发要把他的大儿子处死,哀求她援救,她才开了房门③。闺房(harem)制度, 和伴随此制度的宦官,似乎是在韦立德二世时代才完全建立起来的④。第一批宦官,大多数是希腊人,而且阿拉伯人是仿效拜占廷人的宦官制度的⑤。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