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麦叶人时代希贾兹与麦地那的贵族生活

孤心悯 9月前 179

在伍麦叶人的时代,希贾兹的这两个城市完全改观了。被放弃的阿拉比亚首府麦地那,成为很多人退隐的地方,他们想避开政治上的纷乱,或者想安静地享受在征服战争中所挣得的财富。在这方面,很多暴发户都以哈桑和侯赛因为榜样,聚集在麦地那。城内可以看到许多豪华的邸宅,城外有许多别墅,全都充满了奴隶和仆人,他们用种种奢侈品来满足主人们的要求②。就吸引爱好娱乐者来说,麦加并不亚于其姊妹城麦地那。这两座城市的生活愈奢侈,各种荒淫无度的事情就层出不穷③。朝觐天房的人,从伊斯兰世界的四面八方,每年带来大量新的财富。现在比起伊斯兰教初期来,真有天渊之别。在那个时候,哈里发欧麦尔的代理人,从巴林回来,据说他带来一笔总计为五十万第尔汗的人丁税,哈里发问他有没有可能征收到这个数目,他对他两次保证,总数是“十万的五倍”,他才登上讲台,对大众宣布说:“老乡们!运来了大笔税款,你们愿意一升升地量给你们也好,一五一十地数给你们也好。”①


自从这些财富涌入之后,这两座圣城不象以前圣洁了,它们变成穷奢极欲的中心,变成世俗的阿拉伯音乐和歌曲的大本营了。在麦加城建立了一种常有客人惠顾的俱乐部会所。相传他们把外衣挂在衣架上,这是希贾兹的新发明——然后就浸沉于象棋或双陆或骰子或阅读中②。波斯和拜占廷的歌妓, 都涌入麦地那,她们的人数与日俱增。情诗和恋歌,同其他新花样竞相出现。当日妓院很多,妓院的赞助者,就是全国闻名的诗人法赖兹得格③。当这些女奴用柔和的音调给她们的主子和来宾助兴的时候,宾主们穿着彩色的礼服, 靠在方形的垫子上,嗅着从香炉里发出的馥郁的气味,呷着盛在银杯里的叙利亚红酒。


在麦尔旺人的初期,麦地那人以当代最著名的妇女、美丽的“赛义达”素凯奈(735 年去世)④自豪,她是先烈侯赛因的女儿,哈里发阿里的孙女儿。 “赛义达”素凯奈的地位、学问和对于诗歌的爱好,以及她所特有的妩媚、风雅和机智,使她在两座圣城地区成为时尚、美感和文学的公断人【“赛义达”(Sayyidah)这个称号原来是用于阿里和法帖梅的后人,有“太太”的意思。】。素凯奈是以诙谐和愚弄人著名的⑤。有一次,她叫一位波斯老人坐在一筐鸡蛋上学母鸡叫,把来宾都逗笑了,这样一件粗暴的幽默,在当时最高级的社会里, 居然博得大家的欣赏。还有另一个故事,说她使人去报告警察局长,有一个叙利亚人闯入她的住宅,当警察局长带着助手赶来的时侯,看见她的侍女捉了一个跳蚤①。叙利亚在当时正如在现在一样,是以多产跳蚤驰名于世的。她常在自己的公馆里举行豪华的集会,招待诗人们和法学家们——近乎现代“沙龙”的集会。她常用各种俏皮话和巧妙的回答使那些集会充满生气。她以自己的祖先自豪,以自己的女儿自夸,她喜欢用珠翠把女儿装饰起来。她自己的头发有一种特别的打扮。素凯奈式的刘海② 在男人中变成了流行的头发式样,直到严格的哈里发欧麦尔二世下令取缔为止③。欧麦尔二世的弟弟曾与素凯奈订婚,但未圆房。后来,在短期或者长期中曾被这位太太迷住心窍的那些丈夫,是用两手的指头数不清楚的④。在结婚之前,她不止一次提出过的条件,是保留行动的完全自由。


素凯奈有一个敌手,住在避暑胜地塔伊夫,那是麦加和麦地那的贵族们常去的地方,许多惊人的插话或事件,都集中在年轻的阿以涉身上。她的父亲泰勒哈是先知的大弟子之一,她的母亲是艾卜·伯克尔的长女,穆罕默德的爱妻阿以涉的姐姐。泰勒哈的这个女儿,既是名门闺秀,又是绝代佳人,而且具有孤芳自赏的性格,这三大特色,在阿拉伯人的眼中,是妇女最高贵的品质。她的要求,无论如何烦难也不会被拒绝的。她在大庭广众之间出现的时候,给观众的印象比素凯奈的深刻得多①。有一次,她在麦加参加朝觐典礼,要求掌礼官(由麦加城行政长官兼任)延迟朝觐大典的时间,以便她完成天房巡礼的第七次环行。那位风流的长官照办了,后来,哈里发阿卜杜勒·麦立克为此事而撤了他的职② 。阿以涉只结婚三次③ 。她的第二个丈夫穆斯阿卜·伊本·左拜尔也曾娶过她的敌手素凯奈,每人的财礼都是百万第尔汗④。有一次,他责备阿以涉不戴面纱,她著名的答复是这样:“崇高的真主在我的脸上盖了美丽的印记,我喜欢人们看到这个印记,认识真主对于他们的恩典, 我不该把它遮盖起来。”⑤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