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尔太齐赖派、盖德里叶派、哲卜里叶派、哈列哲派、穆尔只埃派的起源

孤心悯 5月前 91

后来震动伊斯兰教基础的许多宗教哲学运动,都发源于这个伍麦叶人时代。八世纪前半期,在巴士拉城有一个人叫瓦绥勒·伊本·阿塔(748 年卒), 他是以穆尔太齐赖派(Mu‘tazilah,脱离者,分离论者)著称的唯理论的奠基者。穆尔太齐赖派这个名称的取得,是由于他们主要的原则说:谁犯了大罪(kabīrah),谁就脱离信徒的行列,但是不算为外道,只是居于信和不信二者之间的地位③。瓦绥勒原来是哈桑·巴士里的学生,巴士里在某个时期曾倾向于意志自由的原则,这种原则是穆尔太齐赖派主要信条之一。在同一时期内, 信仰意志自由原则的,还有盖德里叶派(Qadarīyah,因否认前定〔盖德尔, qadar〕而得名)。与他们相对立的是哲卜里叶派(Jabrīyah,因主张人类受强制〔哲卜尔,jabr〕而得名)④。盖德里叶派是对伊斯兰教生硬的宿命论的反动力,同时也受到基督教的希腊的影响(伊斯兰教的宿命论是《古兰经》大力强调真主全能的必然结果)①。盖德里叶派是伊斯兰教哲学最早的学派,伍麦叶王朝的哈里发穆阿威叶二世和叶齐德三世,都是盖德里叶派的成员,由此可见,这个学派的思想是怎样普遍②。


除意志自由这一主要原则外,穆尔太齐赖派另外还有一条原则;否认能力、智慧、生命等德性与真主共存,因为这些德性的存在,会破坏真主的统一性。因此,穆尔太齐赖派认为,“正义和统一的维护者”,是他们自己最可取的名称。这种唯智主义运动,在阿拔斯人时代,特别是在麦蒙时代(813— 833 年在位),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运动,我们在下面就要讲到。在文化上, 库法和巴士拉所没有完成的事业,由巴格达继续了下去。


基督教的学问和希腊的思想,是在这个时代传入伊斯兰教的,在这个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就是大马士革人圣约翰,别号叫克利索霍斯(Chrysorrhoas,意思是金舌),他还有一个同名的前辈安提俄克人约翰,别号叫克利索斯顿(Chrysostom)③【克利索斯顿(347?—407 年),神父,由于热衷于宗教改革,曾一再被逐。——译者】。圣约翰虽然会用希腊文写作,却不是希腊人,而是叙利亚人。他在家里说阿拉马语。除这两种语言外,他还会阿拉伯语。他的祖父曼苏尔·伊本塞尔仲,在阿拉伯人征服叙利亚的时候,担任大马士革的财政部长,与本城的主教共谋,举全城向阿拉伯人投降。在穆斯林的时代,他保持了原来的职位,后来,约翰的父亲继承了这个职位。约翰在青年时代是艾赫泰勒和叶齐德·伊本·穆阿威叶的酒友,后来,在阿拉伯政府中继承了他父亲的这个最重要的职务。他三十多岁时才辞去官职,退隐于耶路撒冷附近的圣萨巴修道院,去度苦行和祈祷的生活。约在 748 年,在那个修道院去世。约翰有些著作,其中一本是记录跟一个东方人(萨拉森人)辩论基督的神性和人类的意志自由问题的,他编写这本书的目的,是替基督教辩护,好让基督教徒以此书为指南,跟穆斯林进行争论。约翰本人在哈里发面前进行过此类辩论,也是可能的。我们不难在约翰的遗著中查出盖德里叶派的原理。据说约翰曾编写苦行者白尔拉木(Barlaam)和印度教王子约萨法特(Josaphat)的故事,这个故事,或许是中世纪时代最著名的宗教传奇。现代评论家承认,这个故事是如来佛(Budd-ha)生活插话的基督教翻版,故事里的约萨法特(或耶约萨夫,Ioa-saph)就是如来佛的化名。说来奇怪,拉丁教会和希腊教会,都承认他是圣者。因此,如来佛曾两次变成基督教的圣徒。中世纪的白尔拉木和约萨法特的故事,是通过拉丁语、希腊语、格鲁吉亚语等语言,而译成阿拉伯语的,故事本身显然是在圣约翰的时代之后,从帕莱威语译成阿拉伯语的①。Fihrist(《书目》)②曾提及 Kitābal-Budd(《如来佛书》)和 Kitāb Būdāsaf(《菩达赛夫书》)二书的名称,这两本书显然是从古波斯语帕莱威语翻译过来的,不是以希腊传奇为蓝本的。大马士革人约翰,被认为是东方希腊教会中最伟大的而且是最后的神学家。他所作的赞美诗(新教赞美歌集还采用其中一部分),在教会文学史上被认为是基督教教会诗人的最崇高、最优美的作品。作为赞美诗的作者,作为神学家,作为演说家,作为评论作者,作为拜占廷音乐的创始人,作为拜占廷艺术的整理者,约翰是哈里发统治时代教会身上的一颗闪耀的夜明珠。


盖德里叶派是伊斯兰思想史上的第一个哲学派别,而哈列哲派(Khārijah)是第一个宗教—政治派别。这些人原来是阿里的拥护者,后来变成了他的死敌。他们不止一次地武装起义,反对给予古莱氏族的特权:只有古莱氏人才能当选哈里发的特权①。严格的哈列哲派,努力保持伊斯兰教朴素的和民主的原则,在回历头三个世纪中,他们为实现这个愿望,而流血成河。积年累月, 他们禁止崇拜圣徒(’awliyā’),禁止朝拜他们的陵墓,禁止苏非派的集会。这个教派的一个小支派,名叫伊巴底叶或艾巴底叶(Ibadīyah 或 Abādīyah),现在还存在着。他们是因伊本·艾巴德(ibn-Ibād)②(他生活于回历一世纪的后半期)而得名的,他是哈列哲派各支派的创立人中最宽大的。这个支派的穆斯林,分布于阿尔及利亚、的黎波里塔尼亚③、阿曼,后来又从阿曼渡海到桑给巴尔。


另外一个次要的教派,也是在伍麦叶人时代出现的,这就是穆尔只埃派(Murji’ah)。他们主要的信条,是对犯大罪的信士中止(irjā’)判决,不把他们当做外道④。更具体地来说,穆尔只埃派认为,伍麦叶王朝的哈里发虽然停止执行教律,但他们是穆斯林的事实上的领袖,因此,人们没有正当的理由不效忠于这个朝廷。据这个教派的成员看来,只要把伍麦叶人当做穆斯林就够了,那怕是名义上的。据他们看来,奥斯曼、阿里和穆阿威叶,同样是真主的奴仆,只有真主能判决他们。一般来说,这一派是主张宽大的。这个学派里温和派的成员,以伟大的导师艾卜·哈尼法(767 年卒)为最伟大,他是正统派伊斯兰教四个法律学派中第一个学派的创始人。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