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比亚人的迁徙

孤心悯 6月前 104

公元七世纪时,
我们看见在伊斯兰的旗帜之下出现的一次新的而且是最后的迁移。
在迁移的过程中,
阿拉伯民族势如潮涌,
不仅波斯湾北端与地中海东南角之间这一弧形的新月地区,
甚至连埃及、北非、西班牙、波斯和中亚细亚的许多地方,
都被那迁移的潮水所淹没了②。

最后的这一次迁移,
发生于有史可考的时代,
故主张阿拉比亚为闪族故乡之说者,
常常援引这次的迁移以为历史的证据;
他们认为可以为此说之佐证者,
还有两件事实:
(1)阿拉比亚人所保持的闪族特性,尤为纯粹,那些特性在他们身上,比在同种的任何民族身上表现得尤为清楚;
(2)他们的语言, 与一般学者心目中的闪族语原来的形式,彼此之间有最密切的关系。
研究闪族文化的某些学者,
把上面所引证的许多年代加以比较研究之后,
获得了这样一个观念:
阿拉比亚的居民,
每隔千年左右,
周期性地向外迁移一次,
他们认为阿拉比亚就象一个大蓄水池一样,
池里的水太满的时候, 
难免要溢出池外的。
这些学者提及此类迁移的时候,
常用波涛这个名词。
不过,
闪族向外迁移,
在初期,
与欧洲人向新大陆迁移,
情况是大致相同的; 
起初有少数人首先移动,
另有些人跟着移动,
随后,
有更多的人仿效他们, 
最后,
引起一般人向外迁移的兴趣。

一些民族集体地或成群结队地自一个畜牧地区迁移到一个农业地区,
这是近东的一种普遍的现象,
并且能供给一种重要的线索,
使我们可以了解近东的漫长而且错综的历史。
多少带有几分流动性的民族,
侵入一个定居的民族中间之后,
往往把先前早已存在的文明的主要内容,
在某种程度上加以同化,在血统上也有许多混合。
灭绝原来的居民,
却是罕有的事。
这就是在古代的近东曾经发生的事实。
近东的历史,
差不多可以说就是定居于新月地区的人民,
与侵入的游牧民族阿拉比亚人之间的斗争史。

与这些迁移有关的一件事是,
每次迁移之后,
闪族的语言都还保存下来。
这是值得注意的。
因为,这是一个决定的因素。
例如,在美索不达米亚,
倘若苏美尔人的粘结性的语言还保存下来,
我们要想把那个流域的人民归入闪族,
就很困难。
又如在古代埃及,
倘若有一种闪含混合语还保存下来,
我们也就难以将埃及人归入闪族了。
因此,
闪族这个名词,
语言学上的含义多于人种学上的含义,
而所谓亚述-巴比伦语、阿拉马语、希伯来语、腓尼基语、南方阿拉伯语、埃塞俄比亚语、阿拉伯语,
必须当做若干方言,
都是由一种共同的语言即原闪语(Ursemitisch)发展而成的。
在罗曼斯语和拉丁语的关系中可以看出类似的情形。
不过拉丁语,
至少在文学方面,
还以某种形式生存到现在;
至于闪族语的原型,
它本来只是一种口头语言,
因此,
现在已经完全消灭了;
那种原型一般的性质,
可以从它的现存的各派生语言的共同点中推断出来。

阿拉比亚——纳季德或也门——固然是闪族的故乡,
闪族各民族固然是从那里分布四方的,
但在很早的时代,
他们仍然有可能曾经与白种的另一个民族(含族)在东非的某一地方构成一个民族,
后来,
有一个支族从东非渡海(可能是从曼德海峡)①到阿拉伯半岛,
就成为后来的闪族。
照这样说来,
非洲可能是闪含族的故乡,
而阿拉比亚是闪族的摇篮和发源地。
肥沃的新月地区是闪族文明的舞台。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