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麦叶时代的阿拉伯建筑----清真寺

孤心悯 5月前 87

如果真有所谓土生土长的阿拉比亚建筑,它就只能存在于也门地区,但是,现在所有科学研究和勘查材料还不能提供充分的科学资料。即令真是那样,南部阿拉比亚的艺术,对于半岛北部的生活,也未必能起过多大作用。在北方,帐棚就是通常的住宅,露天就是庙宇,沙漠里的沙土就是坟墓。至于稀有的绿洲的居民,则与现在的情况一样,有一种原始的、朴素的建筑, 他们用土坯修建房屋,用枣椰的木料和胶泥盖平房顶,没有什么装潢和点缀, 只能解决最简单的需要。甚至希贾兹的克而白天房,也只是一座象立方体一样朴素的建筑物,没有房顶。在穆罕默德时代存在的天房,是一个信仰基督教的科卜特木匠所修建的,他所用的建筑材料,是在吉达海岸附近失事的几艘拜占廷船只的残骸。在麦达因·撒里哈(古代的希志尔)的石岩上凿成的墓窟,在皮特拉多色的悬崖绝壁上凿成的富于画趣的房间,在巴尔米拉具有柱廊和拱门的宫殿和神殿,以及那些壮丽辉煌的教堂,如加萨尼王朝的王子孟迪尔·伊本·哈里斯在鲁萨法的圣塞基阿斯墓地上修建的教堂——所有这些, 都真实地揭示了高度的艺术技巧,但是这种技巧是从希腊化的埃及和叙利亚借来的,不是阿拉比亚特有的艺术技巧。

建筑是一切艺术品中最能持久的一种艺术,宗教建筑,总是建筑艺术的主要代表。寺院就是神灵之家,信徒们尽心竭力地使寺院具有更高的品格, 不象人住的房屋那样,只要能满足物质上的需要就够了。因此,就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而言,艺术的最高的表现,就是宗教的建筑。穆斯林的建筑家或者他们所雇用的建筑家,创立了一种朴素而且庄严的建筑式样,这种式样虽然以旧式样为基础,但是,特别能够表达这种新宗教的精神。因此,我们在清真寺(mosque 发源于阿拉伯语的 masjid,意思是跪拜处)里找到与各种族和各氏族相互作用的伊斯兰教文明发展史的缩影。要想举例说明穆斯林与其邻居之间的文化交流,恐怕再没有比清真寺更明白的例证了。


先知在麦地那修建的朴素的清真寺(不是麦加的圣寺),变成了回历一世纪修建清真大寺的榜样。这座清真寺,包括一个露天的院子和用土坯砌成的围墙①。后来,先知延长了周围房屋的平房顶,把整个露天的院子盖起来,以遮蔽日光。当时用枣椰树干做柱子,用枣椰树枝和泥土做房顶的材料②。先知把一棵枣椰树干的根部固定在地上,开头时把它当做讲台(minbar)③【先知到达麦地那后一、二年,先考虑仿效基督教徒的习惯,采用敲木梆(nāqūs)以通知礼拜时间的可能性,后来又决定采用“艾赞”(adhān)叫人礼拜的方式。Ibn-Sa‘d,vol.i,pt.2,p.7。】,站在上面对会众讲道①。但是,后来换了一个小讲台,那个小讲台是用柽柳木制成的, 有三级阶梯,这个样式是从叙利亚基督教教堂里抄袭来的。先知是否在清真寺里设置过必需的指示物(mihrāb,凹壁),指出在清真寺里做礼拜时的正向 (qiblah),这是很难确定的。做礼拜的时候,礼拜者排列成横行,各行互相平行,面对着墙壁,原来是向着耶路撒冷的,后来改向麦加②。阿比西尼亚人比拉勒,站在平房顶上,用宏亮的声音叫唤信士们到清真寺里来做礼拜③。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到几乎所有的清真大寺的最简单的要素,就是院子、房顶和讲台。


阿拉比亚人在西亚和北非的扇形推进,使他们占有了无数的建筑物,有些是完好的,有些是坍塌的,都是高度的艺术发展的产物,更重要的是他们掌握了被征服的民族自古以来世代相传的技术知识和技能。这种技术,一旦用来满足穆斯林社会的宗教需要(如修建麦地那的清真寺),并根据各地区的地方条件加以因地制宜的运用,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产生了一种艺术,被称为萨拉森艺术,或者阿拉伯艺术,或者穆斯林艺术,或者穆罕默德教艺术④。至于建筑材料,究竟是用石料,还是用砖,还是用土坯,那要看各地区的具体条件。在叙利亚,伊斯兰建筑受到基督教的叙利亚-拜占廷式样及其前驱当地的式样和罗马式样的影响。在美索不达米亚和波斯,受到景教和萨珊王朝式样的影响,这种式样是以当地的传统为基础的。在埃及,科卜特居民加了许多装饰用的花边。因此,逐渐产生了阿拉伯艺术的几种学派:

(1)叙利亚- 埃及学派,是以希腊罗马式样和当地的式样为范例的;

(2)伊拉克-波斯学派, 是以萨珊式样和古代迦勒底式样和亚述式样为基础的;

(3)西班牙-北非学派,受到当地基督教和西哥特的影响,常被称为摩尔式或马格里布式;

(4) 印度学派,具有明显的印度式样的痕迹。至于中国的清真寺,则是佛寺的翻版①【中国的庙宇是宫殿式的建筑,这是封建皇帝特许的,老百姓不得使用这种建筑形式。佛寺、道观、清真寺都是宫殿式的,不是谁抄袭谁的,翻版之说是不正确的。——译者】。


在被征服的地方首先修建的清真寺,是欧特伯·伊本·盖兹旺于 637 或638 年在巴士拉所修建的清真寺,这个欧特伯建筑了巴士拉城作为冬季的军营。这座清真寺,起初是一块空地,四周用芦苇做的篱笆围起来。后来,欧麦尔所委任的地方长官艾卜·穆萨·艾什耳里用土坯和泥重修了这座清真寺, 而且用茅草盖房顶②。698 或 639 年,征服伊拉克的将军赛耳德·伊本·艾比·瓦嘎斯修建了另外一座营地库法城,在城的中央修建了一座朴素的清真寺。地方长官公署(dār al-imārah)就在清真寺的附近。正如巴士拉城的清真寺一样,这座清真寺原来也是一块方形的空地,用芦苇做的篱笆围起来,后来, 用土坯和泥砌墙③。穆阿威叶的总督齐雅德,仿照萨珊王朝的式样,用柱廊重修了这座清真寺。从别的方面说来,这座清真寺的式样,很象穆罕默德在麦地那所修建的清真寺。这座清真寺和巴士拉清真寺的遗迹,早已消失了。库法城的阿里清真寺,修建于 656 年,西班牙著名的旅行家伊本·祝拜尔约在1184 年访问过这座清真寺①,关于这座清真寺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

伊斯兰教第三座重要的营地是阿慕尔·伊本·阿绥在弗斯塔特(旧开罗) 修建的营地。642 年,阿慕尔在这里修建了非洲第一座清真寺。阿慕尔所建清真寺的原址,正如其他古老的清真寺一样,没有什么古迹保存下来②,但是,这座清真寺也象其他清真寺一样,是一个简单的四方院子,没有“米海拉卜”(mihrāb,凹壁)指示礼拜的方向,也没有“米宰奈”(mi’dhanah,尖塔)。后来,阿慕尔在清真寺里装置了一个讲台,那是努比亚的基督教国王赠送他的③。重要性仅次于这座清真寺的是欧格白·伊本·纳菲耳于 670—675 年在盖赖旺修建的清真寺,盖赖旺正如弗斯塔特一样,是一个营地。欧格白先修建清真寺,接着就修建政府公署,使民房以此为中心④。这座清真寺,由欧格白的继任者屡次重修。最后一次是艾格莱卜王朝的齐雅德特—艾拉一世(817—838 年在位)重修的。这是伊斯兰教最大的寺院之一,一直保存到现在。穆斯林们在他们所征服的早已存在的城市里定居的时候,利用了那些城市里旧有的建筑。赛耳德·伊本·艾比·瓦嘎斯征服麦达因⑤之后,就利用波斯皇帝的穹窿大厅(Iwān)做清真寺⑥。大马士革的圣约翰大教堂,被韦立德一世改建为清真寺⑦。但是,在希姆斯,同样的大教堂却同时做清真寺,又做基督教教堂使用①。


清真寺里指示礼拜方向的“米海拉卜”,是后来从基督教教堂抄袭来,作为清真寺的设备的。在清真寺的墙上增设“米海拉卜”,通常归功于韦立德和他的地方长官欧麦尔·伊本·阿卜杜勒·阿齐兹②,但是有人说,应归功于穆阿威叶③。麦地那的清真寺,显然是最初增设“米海拉卜”的清真寺。“米海拉卜”很快就变成了一般清真寺所同具的特征,而且象基督教的供坛那样, 被认为是清真寺里最圣洁的地方。因此,“米海拉卜”的装潢特别讲究,由此可见,“米海拉卜”可以作为衡量伊斯兰教装饰艺术中各种日新月异的式样的质量标准。


穆阿威叶在清真寺里增加了一件可憎的新花样,因而遭到普遍的非难④, 这就是在大殿里用栅栏围起一块地方,叫做“麦格苏赖”(maqsūrah,私室),******哈里发作礼拜之用。为什么要这样做?原因很多,主要原因是保卫哈里发的安全,因为曾有哈列哲派分子企图暗杀他⑤。哈利发利用“麦格苏赖”来退隐(i‘tikāf)、休息和沉思,这是很显然的⑥。


跟“米海拉卜”一样,“米宰奈”也是伍麦叶人增设的。因此,叙利亚是 “米宰奈”的故乡。在这里,“米宰奈”采取了本地望楼的形式,或采取望楼的代替物——教堂高塔的形式,这种高塔是四方形的①。


最古的文献之一②【】,在提及大马士革伍麦叶清真寺里的一个“米宰奈”时,曾明白地说,那是圣约翰大教堂的望楼(nātūr)。埃及的“米宰奈”,据说是穆阿威叶委任的地方长官所增设的,他在弗斯塔特的阿慕尔清真寺的每个角落上都增设一个“米宰奈”③。在伊拉克,巴士拉清真寺里用石料建成的“米宰奈”,是穆阿威叶的地方长官齐雅德所增设的④。但是,在叙利亚和希贾兹增设“米宰奈”,大概也要归功于伍麦叶王朝的著名建设者韦立德,因为他的地方长官欧麦尔曾在麦地那清真寺里增加这种新的特征⑤。在他的时代之后, “米宰奈”就逐渐增多了。


在叙利亚用石料建筑的四方形的“米宰奈”,是伊斯兰教最古老的“米宰奈”,其他地方,特别是北非和西班牙,就以此种形式为榜样,但是,这并不是“米宰奈”唯一的形式,因为伊斯兰教的“米宰奈”,是依照所在地方的高塔的传统形式而建筑的。埃及的“米宰奈”,在好几百年内,只是用砖砌成的, 亚历山大港著名的灯塔的建筑术,对于埃及的“米宰奈”的设计,据说是有影响的。九世纪时,在伊拉克底格里斯河畔的萨马腊地方修建了一座伊斯兰教的“米宰奈”,很象古代亚述人所建的庙塔(zikurat)⑥【庙塔是一种方锥体的建筑,外面有七级,成阶梯形,顶上有祭坛。——译者】,共有七级,代表日月和当时所认识的五大行星⑦。


在所有的穆斯林看来,耶路撒冷自古以来就具有特殊的神圣的性质①。因为《圣经》里提到它,因为它是穆斯林们的第一个正向(qiblah)②,因为许多传说中提到,穆罕默德登霄之前,在夜间旅行中,曾在这里停留。638 年, 哈里发欧麦尔访问这个城市的时候,可能在摩利亚山上用木料或砖修建过一座朴素的礼拜寺,在那座山上,从前曾先后修建过所罗门庙宇、多神教的寺庙、基督教的教堂。阿卜杜勒·麦立克感觉到有必要修建一座礼拜寺,使其重要性超过圣陵教堂③,而能与当时落入其政敌阿卜杜拉·伊本·左拜尔之手的麦加圣寺相抗衡,以吸引朝觐天房的群众④,他于 691 年,在耶路撒冷同一个地址上修建了磐石上的圆顶寺,后来被错误地叫做欧麦尔清真寺。因此, 这座圆顶寺就修建在世界上最神圣的一个地点,犹太教徒、多神教徒、基督教徒和穆斯林都尊敬的一个地点。相传这里是亚伯拉罕要宰他儿子以撒作燔祭的地方⑤【犹太教说,亚伯拉罕企图宰以撒作燔祭(《创世记》22∶1— 10)。伊斯兰教说,易卜拉欣企图宰易司马仪为牺牲(《古兰经》37∶101— 113)。著者是引证犹太教的传说的。——译者】。圆屋顶的周围有库法体的铭文,一部分是哈里发麦蒙后来伪造的⑥。这份库法体铭文,是保存到现在的最古老的伊斯兰教铭文之一⑦。阿卜杜勒·麦立克修建这座圆屋顶时所使用的建设材料,是从 614 年科斯洛二世所摧毁的基督教建筑物的废墟中发掘出来的。他雇用了一些本地工匠,其中有一部分人可能是拜占廷籍的工匠。圆顶寺的建造,同古老的式样有根本的不同,因为它采用了镶嵌细工和其它装饰图案,还建起一个屹立的圆顶,目的是超过圣陵教堂美丽的圆顶棚①。结果建成了这样一座壮丽辉煌的建筑学上的古迹,在任何地方,也难找到可以比拟的。在穆斯林们看来,磐石上的圆顶寺,不仅是具有建筑学意义和艺术价值的古迹,而且是他们的信仰的活生生的象征。这座古老的清真寺,尽管经过几次改造和重修,特别是在 1016 年大地震之后②,然而大体上仍保持原来的格局,因此,被认为是保存到现在的最古的伊斯兰教古迹。关于这个古迹的描绘,最早的要推伊本·法基于 903 年前后的记载③,其次是麦格迪西于 985 年前后的记载④。


圆顶寺是艾格萨清真寺中最圣洁的地方,我们前面已经研究过,在阿拉伯文献中,艾格萨清真寺这个名词,就广义来说,指一批宗教建筑物,这些建筑物包括圆顶寺本身,还包括许多坟墓、伊斯兰教的修道院(takīyah 或 z āwiyah)、公众饮用喷泉(sabīl)等,是自阿卜杜勒·麦立克起到奥斯曼的素丹庄严的苏莱曼为止这期间的许多哈里发所修建的建筑物,约占地三十四英亩。就狭义来说,艾格萨清真寺,是指阿卜杜勒·麦立克在圆顶寺附近所建的清真寺。这座清真寺的建筑材料,取自科斯洛二世所毁坏的圣玛利亚教堂的废墟。艾格萨清真寺重建于 771 年地震之后,重建者是阿拔斯王朝的哈里发曼苏尔,后来,十字军又加以修改。萨拉哈丁(即萨拉丁)于 1187 年收复了这座清真寺。正如圆顶寺的情形一样,关于这座清真寺的记载,也是以伊本·法基①和麦格迪西②的著作为最早。


公元 705 年,韦立德接收了奉献给圣约翰的长方形教堂。大马士革的这座教堂,原来是罗马的主神朱庇特神的庙宇。他接收以后,就在这座教堂的原址上修建了以伍麦叶清真大寺著称的宏大清真寺③【阿勒颇、希姆斯和贝鲁特等地现在的主要清真寺,有些原是基督教的教堂。】。韦立德在这座清真寺里保留了基督教建筑的多少部分,这是很难查考的。南边的两个尖塔,是附属于旧有的长方形教堂的高塔④,但是北边的那个当望楼用的尖塔,无疑是韦立德创建的,后来变成在叙利亚、北非和西班牙所建一切尖塔的典范。这个尖塔是保存到现在的纯粹伊斯兰教尖塔中最古老的。大圆屋顶下面的三个本堂和一个袖廊,以及其中所有的镶嵌细工,也都是这位哈里发所建造的。据说这位哈里发雇用了波斯和印度的工匠,也雇用了君士坦丁堡的皇帝所供给的⑦ 开罗阿拉伯博物馆里有一块墓碑,是在旧开罗出土的,上面有库法体铭文,年代是回历 31 年(公元651— 652 年)。参阅哈桑·穆罕默德·海瓦里的文章,见 al-Hil-āl,vol.xxxviii(1930),pp.1179— 1191。


希腊技工⑤。新近发现的古文献指出,建筑材料和熟练工人,都是从埃及输入的⑥。清真寺的墙壁,都是用大理石和镶嵌细工豪华地装饰起来的。地理学家麦格迪西⑦曾在十世纪后半期访问过这座清真寺,他说,清真寺里有用黄金和宝石制成的镶嵌细工,镶嵌的是树木和城市的景致,其中还夹杂着秀丽的题词。后来,这些雕像曾被一位虔诚的哈里发用灰泥掩盖起来,直到 1928 年才重新发现①。半圆形的四壁,初次出现于这座清真寺。马蹄形的拱门,也在这里出现。九世纪艾格莱卜人重修盖赖旺清真大寺时,曾用这座清真寺的蔓叶花样做模范。伍麦叶清真大寺,于 1069 年曾遭火灾,1400 年蒙古人帖木儿又纵火烧寺,1893 年又遭一次火灾,尽管三次被焚,但是,这座古老的清真寺,在穆斯林们看来,仍旧是世界的第四奇迹②。他们也公认这是伊斯兰教的第四座礼拜寺(参阅本书第 221 页)。


从麦地那修建第一座简朴的清真寺,到在耶路撒冷和大马士革修建这两座壮丽的清真寺,相隔没有多少年。在这个期间,伊斯兰教举行聚礼的清真大寺(jāmi‘)③【每个大城市的地区,都有一座清真寺,供本地区的穆斯林每天五次礼拜之用,叫做地区清真寺(masjid al-haīy),全城有一座极大的清真寺,供全城穆斯林聚礼日(星期五)举行聚礼之用,叫做清真大寺(al- masjid al-jāmi’)。到现在,实际上没有这样大的清真寺,所以聚礼是在许多清真大寺举行的。——译者】的发展过程就完成了。我们必须指出,清真大寺并不是专作礼拜之用的,还有其它的用途,既可以作公众集会的大厅,又可以作政治的论坛和教育的公所④【近年来,在叙利亚和埃及反对欧洲人政权的民族运动的爆发,主要是从星期五(聚礼日)在清真寺举行的聚礼开始的。】。由于有了安静的大殿和荫蔽的廊檐,公众礼拜时躲避风雨的需要,现在完全得到了满足;由于有了尖塔、凹壁、讲台和外部的沐浴室, 宗教的需要也得到了满足;由于有了壮丽的建筑和辉煌的装饰,从而告诉全世界,新宗教的信徒,决不落后于在大教堂里做礼拜的基督教徒,这样,政治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伍麦叶人遗留下来的建筑学上的古迹,大部分是宗教的建筑物。他们所遗留的非宗教的建筑物,最著名的是哈里发的皇亲贵戚们在沙漠里所修建的宫殿。大多数的哈里发,都仿效在他们之前的加萨尼王朝的统治者,建筑了一些别墅,除穆阿威叶和阿卜杜勒·麦立克外,很难发现在大马士革居住的哈里发。在首都内,与清真大寺毗邻的绿宫(Khadrā’)①,已无遗迹可寻了。哈查只在瓦西兑居住的绿圆顶宫②(al-Qubbah al-Khadrā’)的遗址,也泯灭无余了。但是,在叙利亚沙漠的边缘上,有许多宫殿的遗址,那些宫殿或者原来是罗马的要塞,由伍麦叶王朝的建筑师修改成行宫,或者是由建筑师仿照拜占廷的或者波斯的式样,建筑起来的。在叙利亚沙漠东部边境上,在阿因·太木尔附近,有一座宫殿的遗址,现代的名称是伍赫伊迪尔宫(‘Ukhaydir,小绿宫),但是不能确定,这座宫殿究竟是伍麦叶王朝末期的建筑, 还是阿拔斯王朝初期的建筑③。在沙漠的西南边上,宫殿的遗址更多。在这里有一座宫殿,叫做穆瓦盖尔宫(Muwaqqar,荣誉宫)④,不是阿卜杜勒·麦立克创建的,就是他重修的。他的儿子韦立德二世,是热中于狩猎和其他更低级的娱乐的,他使用了邻近的盖斯塔勒(Qastal,堡宫)⑤和艾兹赖格宫(al- Azraq,蓝宫)⑥,这两座宫殿原来都是外约旦的罗马要塞。在这个地区,还有一座宫殿,现在著名的新名称是穆沙塔(或麦什塔,al-Mush atta,或 al- Mashta,冬宫)⑦,据说也是韦立德二世修建的。考古学家在这个地区首先考察的,就是这座冬宫。由于韦立德二世的去世,这座冬宫的建筑并未完工。这座华丽的行宫,有一个雕刻得十分堂皇的正面,现在陈列在柏林恺撒·腓特烈博物馆①。但是,在这一群宫殿之中,最著名的是阿木赖的小宫。这座小宫,坐落于约旦河东与死海北边相切的直线上。这座小宫大概是韦立德一世在 712—715 年建筑的,1898 年穆西尔②替科学界发现了这座宫殿。这个名称, 大概是现代的称呼,因为我们在阿拉伯文献中找不到这个名称的什么痕迹。这座建筑上特别醒眼的,是那卓绝的壁画,下一节中将加以论述。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