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分化为两大派系的原因

孤心悯 5月前 110

阿拉伯的史学家,给希沙木很高的评价,而且正如我们已经研究过的那样,他们把他和穆阿威叶及阿卜杜勒·麦立克相提并论,承认他是伍麦叶王朝的第三位政治家,也是最后一位政治家。作为他的继任者的那四位哈里发, 除了亡国的麦尔旺二世外,事实已经证明,他们是无能的,即使我们不说他们是放荡的,或者堕落的。甚至在希沙木之前,这已经成为哈里发的风尚, 他们热中于狩猎、酗酒、谛听音乐和诗歌,而不喜欢学习《古兰经》和管理国家大事,叶齐德二世,就是最明白的例证。后来建立了宦官制度,接着建立了闺阃制度。由于财富的增加和奴隶的充斥,哈里发日愈沉湎于荒淫无耻的生活之中。封建王朝不再象从前那样夸耀说,在自己儿孙的动脉中流着纯粹的阿拉比亚血液了。叶齐德三世是伊斯兰教中女奴所生的第一位哈里发①, 作为他的继任者的那两位哈里发,也都是女奴的儿子①。上行下效,统治阶级的邪恶,就成为一般道德堕落的先兆。文明所特有的各种弊病,特别是酒色歌舞,已控制了沙漠的子弟,开始摧毁年轻的阿拉伯社会的生命力了。 


由于过分强调个人主义、部族精神和复仇主义,阿拉比亚生活中古老的和典型的弱点随之又重新抬头了。伊斯兰教为了防止在大规模地组织起来的社会生活中潜伏的离心力,而暂时提供的种种纽带,此时已经变得松弛起来了。从奥斯曼开始,以前受到压抑的宗族精神又抬头了。 


在伊斯兰教之前,有几个北方的阿拉比亚部族迁移到伊拉克去,他们沿底格里斯河建立起赖比耳族的住所,沿幼发拉底河建立起穆达尔族的住所。在穆达尔部族中,盖斯人居于领导地位。居住在叙利亚的其它部族,则是从南阿拉比亚迁移来的,因此,被称为也门部族。在叙利亚的也门部族中,以凯勒卜人为最著名。至于在波斯东北省区呼罗珊的阿拉比亚人,则大半是从巴士拉城来的殖民者,因此,他们大半是北方的阿拉比亚人,在那里居于领导地位的是台米本人,相当于幼发拉底河地区的盖斯人。呼罗珊的也门派人, 被称为艾兹德人,这是以其中最著名的支族称呼整个部族的;在某些省区中, 盖斯人被称为尼萨尔人或麦阿德人② 。这些部族叫什么名字,那是无关紧要 ①  的,重要的事实是,北方的阿拉比亚各部族,跟南方的阿拉比亚各部族,老是针锋相对。北方的阿拉比亚人,意识到自己有一种根深柢固的种族优越感, 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易司马仪(以实玛利)的苗裔,自称为阿德南人,他们跟溯源于盖哈丹(Qahtān)或《创世记》(10∶25 以下)的约坍(Joktan)的南方阿拉比亚人从来没有融合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盖斯人成为一个政治派别的核心,也门人成为另一个政治派别的核心。 


伍麦叶王朝的奠基者穆阿威叶在叙利亚建立王朝,是以也门部族为靠山的。他的儿子和继任者叶齐德的母亲梅荪,是也门凯勒卜部落的女儿,他本人又跟凯勒卜部族的女人结婚。嫉妒的盖斯人,不承认他的继任者穆阿威叶二世,而宣言拥护僭窃哈里发职位的伊本·左拜尔。在拉希特草原战役(684 年)中,凯勒卜人击溃了盖斯人,才替伍麦叶王朝麦尔旺支的祖先麦尔旺保住了宝座。在韦立德一世时代,盖斯人的势力,已登峰造极了,哈查只和他的堂弟印度的征服者穆罕默德,以及中亚细亚的征服者古太白,都是盖斯派的代表人物。韦立德的弟弟苏莱曼,却偏爱也门人。但是,叶齐德二世,由于他母亲的影响,而保护外戚盖斯党人,韦立德二世,也是这样;叶齐德三世, 全凭也门人的武力,从前任哈里发韦立德二世手中夺取了王位。伍麦叶王朝末期的哈里发,与其说是一个统一的帝国的君主,不如说是某一个党派的首脑。 


伊斯兰世界分化为两大派系,一个派系是以盖斯人为中心,另一个派系是以也门人为中心(这两大派系还有其它许多的名称),至此,这种分化已经完成了。这种分化导致王朝的崩溃,其恶劣的影响,在今后若干年内,在许多相距很远的地区内,都是显而易见的。甚至连首都大马士革地区,也变成了持续两年之久的残酷内战的战场,这次内战的起因,据说是因为一个麦阿德人从一个也门人的园圃里偷了一个西瓜①。在辽远的西班牙的穆尔西亚城中,血水流了好几年,原因是一个穆达尔人从一个也门人的果树园里拾了一片葡萄叶①。在首都和各省区,在印度河两岸,在西西里岛沿岸,在撒哈拉大沙漠的边缘上,祖先传下来的党争,到处变成两个政党的对立。这种党争, 变成了强有力的因素,阻止了穆斯林的军队在法兰西的前进,最后导致安达鲁西亚哈里发制度的崩溃。这种争端,直到近代,似乎还存在于黎巴嫩和巴勒斯坦,因为历史告诉我们,迟至十八世纪初期,两党之间还发生过许多次酣战。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