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牧的贝杜因人与定居的阿拉比亚人 贝杜因人

孤心悯 6月前 102

阿拉比亚的居民,
为适应土地的双重性,
分为两个主要的集团:
游牧的贝杜因人和定居的人民。
流动的居民与定居的居民,
二者之间,
通常没有明确的界线。
中间还有半游牧的人和半定居的人。
一度是贝杜因的某些城居的人民,
有时会现出他们的游牧人的原形;
也还有一些贝杜因人正处在变为城居人民的过程中。
定居人民的血液,
常因游牧人民的血统而获得更新的机会。


贝杜因人并不是无目的的、
为漂泊而漂泊的吉普赛人②。
贝杜因人的生活方式是人类生命适应沙漠环境的最好的方式。
哪里有水草,
他们就到那里去放牧牲畜,
逐水草而居。
游牧制度是内夫得地区的一种科学的生活方式,
正如工业制度是底特律和曼彻斯特的一种科学的生活方式一样。


城居的人民和游牧的人民,
他们彼此间的作用和反作用,
是自我利益和自我保存的迫切动机所促成的。
城居人民,
得天独厚;
游牧人民,
以坚决的态度,
向他们索取自己所缺乏的生活资料,
或以暴力掠夺,
或以和平方法,
彼此交易。
他或做强盗,
或做商人,
或身兼二职。
沙漠里的强盗和海洋里的强盗,
有许多特质是彼此相同的。


游牧人,
作为一个类型来看,
现在和过去完全一样,
将来仍然是这样。
他的文化模型,
永远是一样的。
变化、进步、发展,
都不在他所愿意遵守的规律之列。
他受不到外来的观念和风俗的影响,
所以他的生活方式,
仍然是他的祖先的生活方式——住在用羊毛或驼毛织成的“毛屋”里,
用同样的方法,
在同一牧地上放牧绵羊和山羊。
养羊、养驼、养马、狩猎和劫掠,
构成他主要的职业。
照他的想法,
这些事才是男子汉值得干的职业,
农业和各种工商业,
是有损威严的。
倘若脱离了那个环境,
他就不是一个游牧人了。
在肥沃的新月地区,
有许多帝国灭亡了,
又有许多帝国兴起来,
荒凉的沙漠里的贝杜因人,
却依然如故①。

贝杜因人、骆驼和枣椰,
是沙漠中一切生物的三位一体的统治者;
再加上沙子,
就构成沙漠里的四大主角。
对沙漠的居民来说,
沙漠不仅是一个可居住的地方,
而且是他的神圣的传统的守护者,
是他的纯粹的语言和血统的保卫者,
是防范外界侵略的第一条防线。
沙漠缺水,
天气炎热,
道路不明,
食物缺乏,
这四件事,
在承平时期,
都是游牧人的劲敌;
在战争时期,
却是他们的忠实的盟友。
游牧的阿拉比亚人,
不大屈服于外来的束缚,
是不足为奇的。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