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杜因人的文化 贝杜因人

孤心悯 9月前 194

贝杜因人体格上和心理上的结构,
忠实地反映出沙漠地方的连续性及其单调和干燥。
在解剖学上,
他是一捆神经、
骨骼和肌肉。
由他的体格,
可以窥见沙漠的硗瘠和荒凉。
他日常的食物,
是椰枣和面粥或炒面,
再加凉水或奶。
他的衣服是象食物一样缺乏的:一件长的衬衫(thawb),
一条带子和一件宽舒而飘垂的上衣(‘abā’),
这是我们在图画上看熟了的。
头上蒙一块披巾 (kūfiyah),
用一条细绳(‘iqāl)给结稳了。
裤子是不作兴穿的,
鞋袜是希罕的。
坚忍和耐劳,
似乎是他的无上美德;
他有这种美德,
故能在生物希罕的环境里生存下去。
消极是这种美德的坏处。
他宁愿消极地忍受,
不愿想法改
变自己所处的景况,
命运无论怎样恶劣,
是无关紧要的。
个人主义,
是他的另一种明显的特性,
这种特性是根深柢固的,
因此,
贝杜因人不能把自己提高到一个国际型的社会成员的地位,
他只关心本部族的福利,
要他关心各部族共同的福利,
那是很困难的。
纪律、秩序、权威,都不是沙漠生活中的崇拜对象。
一个贝杜因人曾祈祷说:“主呀!求你怜悯我,怜悯穆罕默德,不要怜悯别的任何人。”①
自易司马仪(以实玛利)的时代起,
游牧的阿拉比亚人,
是反对一切人的,
一切人也都是反对他的。
劫掠(ghazw)本来是一种盗贼的行径,
但是,
沙漠生活的经济情况和社会情况,
却已经把劫掠提升到一种民族风俗的地位了。
这种风俗,
是以贝杜因人畜牧社会的经济结构为基础的。
在沙漠地方,
好战心理是一种牢不可破的心理状态;
劫掠是有数的几种表现丈夫气概的职业之一。
基督教的部族,
如台格利卜人,
也公开地干这种事。
伍麦叶王朝早期的诗人顾托密曾以四句诗说明这种生活的指导原则,
大意是说:
       我们以劫掠为职业,
       劫掠我们的敌人和邻居。
       倘若无人可供我们劫掠,
       我们就劫掠自己的兄弟②。
在沙特阿拉伯王国,
劫掠现已成非法的行为了。


劫掠是一种民族游戏,
除非在迫于不得已的情况之下,
照例是应该不流一滴血的。
在一定的限度之内,
对于减少需要养活的人口的数目,
劫掠虽有帮助,
但实际上不能增加可用的物资的总量。
一个弱小的部落,
或边境上的定居地,
可以用现在所谓的礼物(khū-wah)向强大的部落换取保护。
劫掠的观念和术语,
已由阿拉比亚人运用到伊斯兰教徒的征伐上。


但款待的原则,
多少可以减轻劫掠的罪恶。
贝杜因人,
作为敌人,
虽然非常可怕,
但在他的友谊的规则范围以内,
他也是一个忠贞而大方的朋友。
在伊斯兰教之前的诗人,
即那个时代的新闻记者,
他们对于歌颂款待(diyā fah),
是乐而忘倦的。
招待、热忱(ham-āsah)和丈夫气概(murū’ah)①,
被认为是这个民族的高贵的美德。
争夺水草的剧烈竞争,
是一切争端的主要起因的核心,
这件事使沙漠里的人民分裂成许多互相残杀的部族;
但他们对于自然界的顽固和凶恶,
都感觉到束手无策,
这种共同的感觉,
使他们觉得需要一种神圣的义务,
那就是对于客人的款待。
在一个找不到客店或旅馆的地方, 
对于一个客人拒绝招待,
或接待以后加以损害,
这不但有伤风化,
玷污门楣,
而且是违抗真主——真实的保护者——的罪行。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