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比亚历史轨迹

孤心悯 9月前 178

亚述的国王沙缦以色三世曾御驾亲征大马士革阿拉马人的国王及其盟友艾海卜和阿拉比亚人的族长均杜卜。
这次战役,
于公元前 853 年发生于哈马以北的盖尔格尔。
在沙缦以色三世的一种铭文中,
有关于阿拉比亚人的明白无误的第一件记载,
铭文的译文如下:
      他的京城克尔克尔,
      被我破坏了,
      蹂躏了,
      用火烧掉了。
      阿赖木(或许就是大马士革)的哈大底谢的一千二百部战车,
      一千二百名骑兵,
      二万名步兵;      阿拉比亚人金底卜的一千只骆驼①。

历史上第一个阿拉比亚人的名字,
与骆驼放在一起,
这似乎是很相宜的。
亚述帝国,
版图辽阔。
为了确保穿过本国向地中海集中的各条商业道路的安全,
第二个亚述帝国的奠基者提革拉-比里色三世(公元前 745—727 年) 对叙利亚及其四邻发动了一系列的进攻。
他登基的第三年,
就强迫阿里比地方的女王宰比比向他称臣纳贡。
第九年他又征服了阿里比的另外一个女王赛木西(Samsi)。
赛木西与舍木斯(Shams)或舍木西叶(Shamsīyah),
是一音之转。
据他的编年史的记载,
公元前 728 年,
帖麦(Temai)城的麦斯埃(Mas’ai) 部族和赛伯埃人(Sab’ai)曾向他进贡黄金、骆驼和香料。
帖麦是太马(Taym ā’)的对音;
赛伯埃人是赛伯伊人(Sabaeans)的对音。
这些部族,
显然是西奈半岛和半岛东北的沙漠中的居民①。
由此说来,
第一个奴役阿拉比亚人的人就是提革拉-比里色三世。

据卡柴密石和撒玛利亚的征服者萨尔恭二世(公元前 722—705 年)的报告,
他登基的第七年,
征服了许多部族,
其中有特莫德族(即《古兰经》里的赛莫德人)和伊巴迪德人,
这些部族“居住在沙漠里,不知道什么大官小吏”,
他把他们击溃之后,
把残余的人民输送到撒玛利亚去②。
同时,
他接到阿拉比亚的女王赛木西、赛伯伊的酋长叶特仪·艾默拉、埃及和沙漠中的许多国王所进贡的“黄金、山珍、宝石、象牙、枫实(?)、各种药草、马匹和骆驼③”。
赛伯伊的叶特仪·艾默拉,
显然是南部阿拉比亚铭文中所提及的有教皇(mukarrib)的官衔的许多叶特仪·艾默拉之一。
他的继任者,
赛伯伊的克里伯·伊勒——西拿基列曾自称接到他的贡物——也必然是西南部阿拉比亚的君主,
与铭文中所提及的克列巴·易勒是同一个人①。
倘若这是正确的,
那末亚述人所谓的贡物,
不过是南部阿拉比亚的君主自愿地馈赠亚述君主的礼物;
南部阿拉比亚的君主,
只是把他们当做平等的朋友,
或当做对北部阿拉比亚野蛮的游牧人作斗争的盟友。

公元前 688 年前后,
西拿基列攻克了“阿拉比亚的堡垒艾杜木”,
并且把本地的神像和身兼祭司的女王掳到尼尼微。
艾杜木是北部阿拉比亚的绿洲, 
后来以都麦特·占德勒的名义出现于伊斯兰教的战史中。
女王特勒胡奴曾与叛变的巴比伦人联盟,
反对亚述的宗主权,
并且获得了基达(亚述的吉得里) 部族的族长哈萨艾勒的援助,
他的大本营设在巴尔米里纳。

公元前 676 年前后,
伊撒哈顿曾镇压了以郁埃特为首的一次叛变,
郁埃特是哈萨艾勒的儿子和他的继任者,
“他为保全性命,离营出走,独自逃到远方去了②”。
贝杜因人对于亚述帝国,
显然是一种常随不离的烦恼的根源,
埃及和巴比伦都在煽动他们起来叛乱。
公元前 670 年,
这个可怕的亚述国王, 
曾发动了对埃及的著名的征伐,
他在北部阿拉伯沙漠所遇到的可怕的困难,
使他沮丧,
他看见过两头蛇和其他鼓动两翼的可怕爬虫③。
以赛亚在关于南方兽类的“重唱句”中,
曾提及“蝮蛇和火焰的飞龙”(《以赛亚书》3O:6)。
希罗多德告诉我们:“世界上到处都有蝮蛇,
      但除阿拉比亚外,
无论在什么地方,
也看不到有翼的大蛇,
在阿拉比亚地方,
这种大蛇是集体生活在一起的。”④


阿舒尔班尼博(公元前 668—626 年)第九次进攻阿拉比亚各部族时,
经过一次激战之后,俘虏了郁埃特和他的部队。
亚述的编年史屡次提及阿拉比亚各族长在尼尼微国王的“脚上接吻”,
并且进贡方物,
其中有黄金、宝石、黛墨(kohl)、乳香、骆驼、驴子等。
据历史上的记载,
萨尔恭二世、西拿基列、伊撒哈顿、阿舒尔班尼博四人对不可战胜的贝杜因人的讨伐,
不下九次,
因为他们经常蹂躏亚述所辖的叙利亚各省区,
阻碍队商往来的要道,
接受亚述的敌国——埃及和巴比伦的援助和慰劳。
这些战役中所提及的巫尔比,
必定主要是贝杜因人,
他们所居住的地方阿里比必定是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沙漠、西奈半岛和北部阿拉比亚。
在西奈,
归亚述人统治的是《旧约》里的米甸人,
不是奈伯特人。
阿拉比亚西南部的赛伯伊人的本部,
从来没有归入尼尼微的版图。
亚述人虽有古代罗马人的称号,
但他们所能统治——即令是在名义上——的地方,
仅限于北部阿拉比亚的若干绿洲和少数的部族而已。


在这个时期中,
北方的住人区,
以太马(亚述—巴比伦记载中的特玛,
Têma 和 Te-ma-a)的地位最为特殊,
因为迦勒底人最后的国王奈布尼达(公元前 556—539 年)的行宫,
就设在这里。
迦勒底人变为亚述帝国的继承者;
自提革拉-比里色三世(公元前 745—727 年)时起,
亚述帝国就包括叙利亚和北部阿拉比亚的一部分在内。
据一种楔形文字的记载,
奈布尼达登基的第三年, 
“曾杀害特玛的国王,并在那块绿洲上自立为王”①。

楔形文字的文献中,
有关这个阿拉伯绿洲的意味最深长的记载,
是在一种关于巴比伦落在波斯人手中(公元前 539 年)的编年史里面。
这本编年史叙述奈布尼达登基的第七年、第九年、第十年、第十一年是住在特玛的,
他的儿子(伯沙撒)和军队是住在巴比伦的。


波斯帝国的奠基者的儿子和继任人冈比西斯,
于公元前 525 年去征伐埃及时,
途经北部阿拉比亚,
并且与阿拉比亚的人民缔结盟约。
希罗多德提及大流士时作了这样的评论:“阿拉比亚人从来没有被波斯征服过。”①


公元 1883 年,
于贝尔曾买到太马石刻,
现在陈列于巴黎的卢佛尔宫艺术博物馆里,
那块石头上所刻的闪族文字,
是历来发现的一切铭文中最有价值的。
这铭文的年代,
远在公元前五世纪,
是用阿拉马语写成的。
内容是记载一个教士把一个新的神灵——海哲的赛勒木传入太马的经过,
那个教士后来又捐款建立庙宇,
并创立世袭的教士制度1。
那个新的神灵打扮成一个亚述人的模样,
创建那个庙宇的教士,
就站在他的下面。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