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书》、《以西结书》、《旧约》、《耶利米书》关于阿拉比亚的记载

孤心悯 6月前 93

就语源学来说,
‘Arab 是一个闪族语的名词,
译为沙漠,
或沙漠的居民,
并没有民族的涵义。
在《以赛亚书》(21:13,13:20)和《耶利米书》(3: 2)里,
希伯来名词 Ereb 也是作同样的解释。
在《古兰经》(9:97)里,
a‘r āb 是指贝杜因人而言的。
《麦克比记》下(12:10),
简直把阿拉伯人和游牧人当做两个同义词。
《圣经》上把这个词当做一个专有名词用的第一个实例,
见《耶利米书》(25:24):“阿拉比亚的诸王。”
耶利米的先知生涯,
约在公元前 626 和 586 年之间。
所谓“阿拉比亚的诸王”,
大概是指北部阿拉比亚和叙利亚沙漠里的舍赫而言的。
公元前三世纪时,
这个名词开始用作阿拉伯半岛上任何居民的称呼,
因为《历代志》下(21:16)提及“靠近埃塞俄比亚人的阿拉比亚”人,
在著者心目中,
阿拉比亚人就是西南方的赛伯伊人,
这是毫无疑义的。
古代阿拉比亚有四个最著名的王国:赛伯伊、麦因、哈达拉毛和盖特班,
前面的三个——也就是重要的三个——在《旧约》里都有记载。

《以西结书》(公元前 572 年后)第 27 章是讲商务的,
在这章里面,
阿拉比亚和基达相提并论,
商品目录里所提及的那些商品,
恰好是阿拉比亚所能出产的东西。
我们从这章的第 21 节可以知道,
阿拉比亚人在公元前六世纪时和他们在现在一样,
是从事于畜牧业的,
他们把自己的牲畜卖给附近的居民。
从《耶利米书》(3:2)也可以看出来他们是以拦路抢夺著名于世的。
《耶利米书》(25:23)(美国订正本)指出他们把自己周围的头发剃光了,
只在头顶上留一撮发,
这种习惯是与现代贝杜因人的习惯很相似的。


《旧约》中屡次提及的底但(阿拉伯语的德丹,见《以赛亚书》21:13,《耶利米书》25:23,《以西结书》25:13),
就是现今的乌拉,
是希贾兹北部的一块绿洲。
在某个时期,
德丹是赛伯伊人在半岛北部的大本营。
当赛伯伊人的商业势力正在强盛的时代,
他们显然控制着经由希贾兹向北方直达地中海各港口的运输路线,
而且沿途都有他们所开辟的殖民地。

《以西结书》里①的基达(希伯来语的 Qēdār),
亚述编年史②里的吉得里,
古典文献里的基德雷(Cedrei)③,
曾统治北部阿拉比亚。
巴尔米里纳以及大马士革东南一带,
就是他们的居留地。

书念的少女(书拉密女/玛哈念?)的美丽,因所罗门的《雅歌》(6:13,1:5,参阅《列王记》上 1:3)而芳名永存。
她或许是基达族的一个阿拉比亚女子。
示巴的女王(阿拉巴语的毕勒基斯[Bilqīs])把南部阿拉比亚极稀罕的礼物送给以色列的贤明的国王(《列王记》上 10:10,《历代志》下 9:9),
倘若这是一件史实,
那末,
她的大本营一定不在也门,
也不在埃塞俄比亚,
却在赛伯伊人设于北方的队商公路上的一个屯兵所或要塞里。
直到所罗门时代(约在公元前 1000 年)后的两百年,
也门诸王的事迹,
始见于铭文。


在《约伯书》中(6:19),
示巴(阿拉伯语是赛伯伊)是与提玛(阿拉伯语是太马)一起提到的。
《约伯书》是古代闪族世界所产生的最典雅的诗篇,
《约伯书》的著者,
是一个阿拉伯人,
却不是一个犹太人,
这是可以从他的名字的形式(以约伯[Iyyōb],
阿拉伯语是艾优卜[Ayyūb])和他所描写的北部阿拉比亚的景象看出来的①。
《箴言》的补遗里,
有些格言是雅基的儿子亚古珥的(《箴言》30:1),
有些格言是利慕伊勒的(《箴言》31:1)②,
他们俩是玛撒的国王,
玛撒是以实玛利的一个支族(《创世记》25:14)。
这两个人的名字, 
曾见于某些米奈语的铭文和别的古代的南方阿拉伯语的铭文中。
在《巴录书》(3:23)里曾提及“阿甲人((Agarenes,即阿甲[Agar]的后裔,
Agar 与 Hagar 乃一音之转,
故阿甲人就是夏甲人,
也就是以实玛利人,
或者说北方的阿拉比亚人)在地面上寻求智慧”。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