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半岛的西南隅:黄金口岸、赛伯伊人故乡 赛伯伊人

孤心悯 9月前 184

赛伯伊人是首先开化的阿拉比亚人。

晚期的楔形文的文献中有关于他们的描写。

希腊文献中提及他们的,

当以提奥夫拉斯塔(公元前 288 年卒)所著的《历史新技》①为最古。

阿拉伯半岛的西南隅,

是赛伯伊人早期的故乡。

阿拉伯半岛西南隅,

得天独厚;

每年有适量的雨水,

土地肥沃,

距海很近,

扼印度交通的咽喉:

这些都是与这个地方的发展有关的决定因素。

这里出产乳香、没药等香料,

有可供人民调味用的,

有可供朝廷大典和教堂仪式中焚香之用的;

制焚香的材料,

最为重要,

那是古代商业上最有价值的货物。

那里有很希罕的和很珍贵的产品,

如从波斯湾来的珍珠,

从印度来的香料、布匹和刀剑,

从中国来的丝绸,

从埃塞俄比亚来的奴隶、猿猴、象牙、黄金、驼鸟毛,

都是从这里转运到西方的市场上去的。

《红海周航记》②一书的著者给我们遗留下一张鸟瞰图(公元 50—60 年),

由此可以窥见莫扎(即现在的穆哈)市场的概况:

输入此地的货物,

包括紫色布,

粗的和细的都有;

阿拉比亚式的、有两只袖子的衣服,

有朴素的,

有平常的,

有绣花的,

有织金的;

番红花、骆驼草、薄棉布、斗篷、毯子(不多),

有些是朴素的,

有些是仿本地式样制造的;

 各色的腰带,

芬芳的香油(分量是适中的),

酒和小麦(不多)。


赛伯伊人是南海的腓尼基人。

他们了解南海的路线、暗礁和港口,

熟悉南海的难以捉摸的季风,

因此,

在公元前 1250 年间,

他们能独占南海的贸易。

亚历山大的海军大将尼查斯说,

绕阿拉比亚航行在理论上是可能的,

在阿拉比亚人却已成为现实了。

据希腊—罗马的领港人看来,

“乳香国”是“关山险阻的①”。

《红海周航记》说:“沿着整个的阿拉比亚海岸航行,

      是很危险的,

      因为那里没有海港,

      锚地又坏,

      而且有许多暗礁和岩石,

      故闭塞难入,

      每条航路,

      都是可怕的。②”

红海里的主要航线,

是从曼德海峡航行到埃及中部海岸的瓦迪哈麻麻特。

在红海里航行,

特别是在红海北部航行,

有种种无法克服的困难,

故赛伯伊人发展了也门与叙利亚间陆路的交通,

即沿半岛西岸向北行,

经过麦加和皮特拉,

在陆路的北端,

分为三条支路:一条到埃及,一条到叙利亚,一条到美索不达米亚。

到叙利亚去的支路,

可以直达地中海的港口加宰(加沙)。

哈达拉毛所产的乳香,

特别丰富,

贩运乳香的队商,

从哈达拉毛到赛伯伊的首都马里卜,

然后沿着主要的商路北上。

有几个赛伯伊的殖民地,

是建立在这条南北交通的要道上的。

亚述和希伯来的文献中所描写的赛伯伊人,

就是从这些殖民地来的。

《创世记》(37:25)里给我们保存了一个历史的速写镜头:“有一伙米甸的以实玛利人③,从基利来,用骆驼驮着香料、乳香、没药,要带往下埃及去。”

南方的阿拉比亚人所获得的成就,

是商业上的。

他们所建立的王国,

并非军事的国家。

欲知他们的历史梗概者,

可以参看上面所述古代的闪族典籍和希腊—罗马的文献,

也可以参阅保存在早期伊斯兰教徒文献里的那些半传奇的故事——特别是在瓦海卜·伊本·穆奈比(约公元 728 年卒于萨那)、哈木丹尼(公元 945 年卒)①、希木叶里(公元 1177 年卒)等人的著作里,

阿莱维格勒泽尔在当地发现的铭文,

却是最可靠的参考资料。

但这些本地的南方阿拉伯文献,

都是金石文字。

用来记载商业事务、历史故事或严格的文学作品的一切易损的物质,

都消灭了。

已被发现的最早的铭文,

大半是右行左行交互书写的,

所记年代,

在公元前八、九世纪。

赛伯伊人的记载,

可以分为下列五种:

(1)还愿的,把还愿辞刻在青铜版上,安置在寺庙里,供献给易勒木盖(即艾勒麦盖)、阿斯台尔和舍木斯;

(2)建筑上的,在寺庙和其他公共的大建筑物的石壁上刊刻文字,以纪念建筑人或捐款人;

(3)历史的,报告战争的经过或宣布战争的胜利;

(4)警察的,把警察的规章刊刻在门口的石柱上;

(5)葬仪的,坟墓上树立的碑碣。有少数法律文件,是有特别意味的,我们从这些文件,可以窥见一个很长的宪政的发展。


最新回复 (1)
  • 1 引用 2
    腓尼基人(Phoenician)是一个古老民族,生活在今天地中海东岸相当于今天的黎巴嫩和叙利亚沿海一带,被希腊人称为腓尼基人,是西部闪米特人的西北分支,创立了腓尼基字母 ;腓尼基人善于航海与经商,在全盛期曾控制了西地中海的贸易。
    9月前 回复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