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米拉城(塔德木尔)的繁荣与没落

孤心悯 9月前 235

安息国征服美索不达米亚所造成的新局势,以及公元一世纪后开始大规模地使用的新商道,使叙利亚中部一块绿洲里的一个城市获得了显著的地位,变成了举世闻名的城市。这座城市就是巴尔米拉城,阿拉伯语叫做塔德木尔,这座名城的古迹,是许多极其壮丽的、极少有人研究的古迹之一。巴尔米拉介乎互争雄长的两大帝国之间,全靠这两个国家的均势和自己的中立而维持其安全①。巴尔米拉是东西南北交通的枢纽,而且能供给大量新鲜的矿泉,故成为商贾辐辏的地方。“队商的头目”和“市场的头目”,在早期的铭文中,作为首要的公民占有重要的地位②【最近查明一个奈伯特人的遗址,RM,在亚喀巴之东 25 英里,即《古兰经》中所说的 Iram(89∶7)。】。当公元第二世纪和第三世纪时,这个沙漠里的都会,变成近东最富庶的城市之一。


塔德木尔(早期的闪族人对巴尔米拉的称呼)一定是一个很古的居留地, 因为在提革拉-比里色一世(公元前 1100 年前后)的一种铭文里提及这个地方的时候,称它为西方的塔德木尔③【Luckenbill.vol.i.§§287,308。《历代志》下(8∶4)的希伯来语原本和《列王记》上(9∶18)的希腊语译本,都把 Tadmur(塔德木尔)和所罗门在以东地方所建筑的 Tamar(台马尔)混为一谈。参阅《以西结书》47∶ 19,48∶28。】。阿拉伯的说书人看到巴尔米拉古迹的壮丽,深受感动,以致认为这座古城是精灵替所罗门王建筑的。


至于阿拉伯人究竟何时占有巴尔米拉,本地的传说似乎没有提到。关于这个城市的第一件可靠的记载,是说公元前 42—41 年安东尼曾企图占有其财富,但终归于失败。当地出土的最古的铭文,回溯至公元前 9 年,在那个时候,巴尔米拉仍然是罗马和安息之间进行贸易的重要中心。


这座城市在罗马帝国时代,必然早已进入罗马的政治范围,因为我们发见公元 17 年所颁布的法令中有关于这座城市关税的法令。哈德良时代(公元 117—138 年),巴尔米拉及所属各城市,已变成罗马的属国。130 年,哈德良游幸这个城市,遂命名为哈德良的巴尔米拉。塞弗拉斯(公元 193—211 年)曾将巴尔米拉及所属各城市改为帝国的省分。第三世纪初叶,巴尔米拉有一个殖民地的地位,但就在那个时候,它必然还享受着行政上的独立权,不过在名义上承认罗马的宗主权。巴尔米拉人从那个时候起,开始在自己的名字上加一个罗马名字。罗马认识到这个城市在战略上的重要性,因为他们从大马士革到幼发拉底河的大路必须通过这座城市。


巴尔米拉在公元 130 年与 270 年之间,已达到了灿烂时代。巴尔米拉的铭文大半是属于这个时期的。巴尔米拉的国际贸易,向四方扩张,远至中国; 巴尔米拉也是由队商贸易造成的城市,在这个时期已取代了皮特拉的地位


公元 260 年,波斯国王沙普尔一世曾俘虏罗马皇帝瓦利利安,而且征服了叙利亚的大部分,巴尔米拉人的旅长伍得奈斯(阿拉伯语的伍宰伊奈Udhaynah)把沙普尔逐出叙利亚,从此以后,巴尔米拉人才以武力著名于世。伍得奈斯把沙普尔一直追赶到波斯国都泰西封(麦达因)的城脚下。公元 226 年萨珊王朝灭安息国,262 年罗马人与萨珊人大战,巴尔米拉人的旅长帮助罗马建立奇功,故被封为统治东方的副君(dux Orientis)。现在,罗马皇帝迦里那斯赏赐他大将的称号,并且承认他是东方罗马军区的长官。这就是说, 小亚细亚和埃及的统治权,名义上是在他的掌握之中;而叙利亚、北部阿拉比亚,可能还有亚美尼亚,实际上都归他统治。巴尔米拉就这样称霸于西亚。四年之后(266—267 年),伍得奈斯及其长子,被暗杀于希姆斯(Hims,即Emesa),这可能是因为罗马人怀疑他有叛逆之意而唆使的。


伍得奈斯的美丽而且有大志的妻子齐诺比雅① 【1954 年叙利亚发掘出齐诺比雅女王的完整的石雕像。——译者】(亚美尼亚人称她为巴斯·萨贝,阿拉伯人称她为宰巴伊,又称为宰奈卜)以实践证明她是一位毫无愧色的继任者。她代幼子韦海卜·拉特( 意思是拉特之赐,希腊语的Athenodorus)摄政,自封为“东方女王”,曾一度反抗罗马帝国。她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物,故能将本国的疆域向外推广,使整个埃及和小亚细亚大部分的地方都归入本国的版图。公元 270 年,她把小亚细亚的罗马驻军赶到安卡拉。她的军队,甚至企图占领拜占廷对面的卡尔西顿城。她的常胜军,于同年占领东罗马帝国的陪都亚历山大港,她的次子自称埃及王,自铸钱币,钱币上不铸奥里力安的头像。她之所以能打胜仗,主要是由于她的两位大将宰贝宰达忠勇善战,他们俩都是巴尔米拉人。


最后,奥里力安励精图治。他在安提俄克和希姆斯接连两次打败宰达, 272 年春攻入巴尔米拉。那位骄傲的阿拉伯女王,骑着一只单峰快驼,失望地逃入沙漠,但她终于被俘,奥里力安用金链子拴着她,使人牵着她在战胜者的战车前面走,来增加奏凯回到罗马的光辉。奥里力安在返回首都的途中, 得知巴尔米拉发生暴动,立刻驰返巴尔米拉,把城墙完全摧毁,将全城夷为平地。灿烂的太阳庙上所有的装饰品,都被他运到罗马,用去点缀他为纪念自己显赫的胜利而建筑的东方太阳庙。巴尔米拉城变成了废墟,留到现在,依然是当年毁灭时的情况。巴尔米拉昙花一现的光荣历史,就此告终了。 巴尔米拉的文化,是希腊的、叙利亚的、安息的(伊朗的)三种要素混合而成的一种有趣味的文化。这种文化是意味深长的,不但这种文化的自身如此,而且象我们已经研究过的亲伯特文化一样,它可以说明,在适当的物质条件之下,沙漠里的阿拉比亚人在文化上能达到什么高度。巴尔米拉人是属于阿拉比亚民族的,这可以从两方面加以证明,他们的人名是阿拉伯的人名, 他们用阿拉马语写成的铭文里面有不少的阿拉伯词汇。他们日常应用的语言,是西方阿拉马语的一种方言,与奈伯特人和埃及人所说的阿拉马语,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宗教,具有许多显著的崇拜太阳的特征,那是北方阿拉比亚人的宗教所特有的色彩。起源于巴比伦的拜勒,在万神庙中是坐头把交椅的;伯阿勒·舍民(诸天之主),在许多还愿铭文中占有显著地位,在巴尔米拉语里,其他神灵的名称,不下二十个。


巴尔米拉短命的王国灭亡之后,陆路的贸易,找到了别的途径。豪兰的布斯拉加萨尼人其他的城市,变成了巴尔米拉城的继承者,正如巴尔米拉继承了皮特拉一样。


最新回复 (1)
  • 1 引用 2
    巴尔米拉的文化,是希腊的、叙利亚的、安息的(伊朗的)三种要素混合而成的一种有趣味的文化。
    9月前 回复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