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带领伊斯兰发展的简略过程

孤心悯 5月前 101

公元 627 年,同盟军(al-ahzāh),包括麦加人、贝杜因人和阿比西尼亚的雇佣兵①,再次与麦地那人较量。这是邪教与伊斯兰教之间又一次大的斗争。相传,穆罕默德采纳了他的弟子波斯人赛勒曼②的建议,在麦地那城四周挖掘战壕③。贝杜因人的乌合之众看见这种新奇的战术,觉得又惊讶,又烦恼, 围困了一个月,双方损失二十多名战士,他们终于撤退了④。同盟军撤退之后, 穆罕默德就去讨伐麦地那郊区的犹太人,因为他们援助了同盟军,帮助敌军进攻麦地那,结果把他们的主要部族古赖宰族的壮丁六百名处死,把其余的人驱逐出境。无主的枣椰园,由迁士去管理⑤。伊斯兰教的敌人,必须放弃原来的宗教,要不就被处死,二者必居其一;被迫作这种抉择的,古赖宰族人是空前的,却不是绝后的。在这次讨伐之前一年,麦地那郊区的另一个犹太部族奈迭尔族已被放逐了⑥。628 年,麦地那北部海巴尔的犹太人投降并且交了贡品。他们占据的绿洲本来是设有坚固的防御工事的。


在这个麦地那的时期中,实现了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化,即民族化。这位新的先知,排除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一切影响;聚礼日(星期五)代替了犹太教的安息日(星期六),“艾赞”(意思是宣礼)代替了吹号和敲钟,定赖麦丹月为斋月,正向(qiblah),礼拜者所面对的方向)由耶路撒冷改为麦加⑦,定朝觐克而白为正制,并准许吻玄石——伊斯兰教时代以前的一种崇拜物。


公元 628 年,穆罕默德率领一批信徒,到距离麦加九英里的侯德比叶村落去,在那里签订了给予麦加人和穆斯林平等待遇的一项条约①。这个条约实际上结束了穆罕默德与其宗族古莱氏人之间的战争。在这个期间,古莱氏族中有许多人信奉了伊斯兰教,就中有哈立德·伊本·韦立德和阿慕尔·伊本·阿绥,他们是注定要成为尚武的伊斯兰教的名将的。两年之后,在 630 年 1 月底(回历纪元 8 年),麦加就被征服了。穆罕默德入城之后,第一件工作是捣毁麦加大寺的三百六十个偶像,他一面捣毁一面高呼:“真理已经来临了。荒谬已经消灭了;荒谬是一定要消灭的。”②(《古兰经》17:81)但人民获得了特别宽大的待遇③。古代史上胜利的入城式,没有一次可与此次相提并论。


大约就在这时候,穆罕默德宣布克而白四周为禁地(haram,《古兰经》9∶ 28),禁止外教人入禁地的明文的启示,大概是在这个时期发生的事情④。这节明文,显然只是要禁止多神教徒在每年一度的朝觐中接近克而白的。这个法令,现在仍然有效⑤。欧洲的基督教徒,偷偷地去调查伊斯兰教的两大圣地, 安全归国的只有十五个人。第一个是意大利波洛尼亚人吕多维科,是 1503 年去调查的⑥。晚近去调查的人有英国人拉特①和匈牙利人格尔曼努斯②。最有趣味的当然是伯顿 1853 年的调查,这是毫无疑问的③。


回历 9 年,穆罕默德派兵驻扎塔布克,以防守本国与加萨尼国交界处的边疆,同时没有经过任何冲突,就与艾伊莱(现在的亚喀巴)的基督教领袖和南方的麦格纳、艾兹鲁哈、哲尔巴等三个绿洲里的犹太教部族,签订了和平条约④。本地的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获得了新兴的伊斯兰教社会的保护,每年只须缴纳人丁税(jizyah)一次。这个先例,后来发生了深远的影响。


回历 9 年(公元 630—631 年)被称为“代表团之年(sanat al-wu-fūd)。在这一年里,有许多代表团从远近各地先后到麦地那来,表示他们对于这位政治的和宗教的领袖的忠顺。各部族即使不是由于觉悟,最少也是由于便利, 而联合起来了,而伊斯兰教则只要人们口头上表示信仰,而且交纳天课(济贫税),就已经感到满足了。加入新组织的这些大量的贝杜因人,照欧麦尔的说法,可以称为“伊斯兰教的原料”。从未派遣过代表团的各部族和各地区,现在也纷纷派遣代表团到麦地那来了。他们来自辽远的阿曼、哈达拉毛和也门。泰伊、哈木丹和肯德,也派代表团来了。从来没有服从过任何人的阿拉比亚, 现在似乎自愿归穆罕默德统治,而且愿意参与他的新计划了。他们都自愿地抛弃自己的拜物教,而接受一种更高贵的宗教和一种更高尚的道德了。


回历 10 年,穆罕默德率领着每年一次的朝觐团胜利地进入他的新的宗教首都——麦加城。这次朝觐,终于成为他最后一次的朝觐,故称为“告别的朝觐”。他返回麦地那后三个月,就身染重病,头痛得很厉害,于公元 632年 6 月 8 日与世长辞了。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