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在告别的朝觐中作著名的讲道的话

孤心悯 9月前 211

后期的较大的伊斯兰教国家,就是从麦地那的这个宗教集团中兴起的。由迁土和辅士构成的这个新的宗教集团,称为真主的民族(Ummat Allah),是建筑在伊斯兰教上的。自古以来,阿拉比亚人都是依血统而分为若干部族的, 以宗教为社会组织的基础,是史无前例的。真主是最高政权的象征。先知活着的时候,是真主的合法的代理人,是大地上的最高统治者。由此可见,除精神的职权外,穆罕默德还执行国家元首所能执行的一切世俗的职权。在这个集团里,至少在原则上,人人都成了同胞,以前的部族关系和宗主关系一概不论了。这是穆罕默德在告别的朝觐中作著名的讲道时所说的话:


      众人呀!静听我的话,而且紧记在心。须知每个穆斯林都是其他任何穆斯林的兄弟,现在你们都是同胞。因此,别的兄弟所有的任何东西,不得他的同意而据为己有,这对于你们中任何人都是非法的①。阿拉伯人当做命脉的血统关系的约束,就这样一笔勾销,而代之以一种新的约束——宗教信仰的约束;在阿拉比亚树立了一种伊斯兰教的友谊。在这个新集团里,没有僧侣, 没有教阶组织,没有中央教廷。清真寺不仅是伊斯兰教徒集体礼拜的地方, 而且是他们的公所和校场。每天率领大家做礼拜的伊马木(意思是师表),在战时就是大家的指挥官,因为他们人人都有牺牲一切,以抵抗敌人的侵略, 而保卫教胞安全的义务。阿拉比亚人,凡继续反对伊斯兰教的,都成为化外人,甚至成为法外人。曾经犯罪的人,只要信奉伊斯兰教,以前的罪恶可以一笔勾销。


阿拉比亚人原是饮酒无度,狂嫖滥赌的,《古兰经》的一节明文, 把酗酒和赌博一次就禁绝了①。淫辞小调和靡靡之音,对于阿拉比亚人有同样的吸引力,也受到严厉的批评。有人曾把阿拉比亚的旧风俗和伊斯兰教的新秩序作了一个生动的对照,相传这是迁居阿比西尼亚的伊斯兰教徒的发言人哲耳法尔所说的,他对尼加斯说:


      国王!我们原是蒙昧的人民,崇拜偶像,吃自死物②,干丑事,遗弃至亲, 背信弃义,弱肉强食。我们一向就是这样生活着,直到真主给我们派遣了一位本族的使者,我们知道他的祖宗,看出他的诚实、忠贞和廉洁。他号召我们信仰独一的真主,只崇拜他,教我们抛弃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祖先舍真主而崇拜的石头和偶像,他命令我们诚实不欺,对人公道,联系至亲,和睦邻里, 不干坏事,不杀无辜。他禁止我们做丑事,作伪证,吞食孤儿的财产,诬蔑贞节的妇女。他又命令我们崇拜真主,不以任何物配他,命令我们礼拜、济贫、斋戒③【斋戒是麦地那时期成为定制的,时间在向阿比西尼亚迁移之后很久,参阅《古兰经》2∶185,186。参阅 Ibn-Hishām,p.219。】。


伊斯兰教的势力,从麦地那向四方发展到整个的阿拉比亚,后来包括了西亚和北非的大部分。


麦地那的集团,是后来的伊斯兰教集团的缩影。


穆罕默德在短短的一生中,把向来散漫的阿拉比亚人团结起来,使他们成为一个坚强的民族;把一个仅仅是地理上的名称——阿拉比亚——改变成一个有组织的国家;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宗教,在广大的地区,取代了犹太教和基督教,而现在仍有广大的人民群众信奉这个宗教;奠定了一个大国的基础,这个大国辽阔的版图,包括了中世纪时期文明世界上物产最丰富的地区。穆罕默德本人,是一个没有受过学校教育的人①,但他传授了一部经典,全世界八分之一的人民在信仰这部经典,把这部经典看成是一切科学、哲学和神学的具体表现。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