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去世后伊斯兰教的继承权问题引出的派别之争

孤心悯 5月前 105

穆罕默德在世的时候,先知、立法者、宗教领袖、裁判长、司令官、国家元首等职务,都是由他个人兼任的。但是现在穆罕默德已经去世了,谁来替他执行这些职务呢?谁来做他的哈里发(khali-fah,caliph,继任者)呢? 穆罕默德是最后的,也是最伟大的先知,他把最后的天命(dispensation)传给人类,就这种精神的任务来说,显然没有任何人能做他的继任者。


先知没有遗留下儿子。他的几个儿女都在他之前去世了,只剩下他的女儿法帖梅,阿里的妻子。阿拉伯首领或族长的地位,又不完全是世袭的;大多数是依照本部族中资历的深浅,而选举出来的。所以,即使他的儿子们不在他之前早已去世,这个问题也不一定会很容易地解决。穆罕默德又没有明白地指定一个继任者。因此,继任者的问题是伊斯兰教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这仍然是一个现实的问题。1924 年 3 月,即在取消君主制度之后十六个月的时候,凯末尔派土耳其人废除了君士坦丁堡的奥斯曼哈里发制度,当时的哈里发是阿卜杜勒·麦吉德二世,随后,在开罗和麦加召开过几次泛伊斯兰教代表大会,来决定先知的合法的继任人,但是,全都失败了。用卓绝的宗教史家沙拉斯塔尼(1153 年卒)的话来说:“伊斯兰教中从没有比哈里发问题更引起流血的问题了。”①


一个重大问题交给群众去作出决定的时候,往往发生混乱;穆罕默德去世后,接着就发生了几个党派之间的冲突。第一派是迁士派(muhājirūn)。他们说,他们是先知的部族,是首先承认他的使命的,所以,先知的继任者应当由他们中间选出。第二派是辅士派(ansār)。他们说,倘若他们没有给穆罕默德和初生的伊斯兰教以避难所,那末,二者都不能生存,所以,先知的继任者应当由他们中间选出。后来,这两派合并起来,组成圣门弟子团(■a■ā bah)。第三派是合法主义者(a■■āb al-na■■ w-al-ta‘yin)。依照他们的推论,真主和穆罕默德都不致于让选民们凭着一时的兴致,随便决定信士大众的问题,因此,必须做出明白的规定,推定特别人物,来继任穆罕默德。阿里既是先知的堂弟,又是他仅存的女儿法帖梅的丈夫,而且是资历最深的两三名信徒之一,因此他们就选定他做唯一合法的继任者。这一派反对选举的原则,坚持统治的神权。最后的但不是最小的一派,是古莱氏的贵族伍麦叶人。在伊斯兰教以前的时代,他们掌握了政治、军事和经济的大权(但是, 他们是最后表白信奉伊斯兰教的)。他们是后来才维护自己的继任权利的。他们的首领艾卜·素福彦曾经带头反对先知,直到麦加陷落以后,他们才入教。


第一派胜利了。年高德劭的艾卜·伯克尔,当选了哈里发,他是先知的岳父,是资历最深的三、四名信徒之一,他接受了集合在一起的领袖们忠顺的誓言(bay‘ah)。这或许是预先计划好的。参与这种计划的是欧麦尔·伊本·赫塔卜艾卜·欧拜德·伊本·哲拉哈和他本人。他们是掌握初期伊斯兰教命运的三人小组。


艾卜·伯克尔是四位正统派哈里发(al—Khulafā’al—rāshi—dūn)中的头一位,其余的三位是欧麦尔奥斯曼阿里。在正统派哈里发的时期,先知生活的灯台,不断放出光芒,照亮了四位哈里发的思想和行为。这四位哈里发,都是先知亲密的伙伴,又都是他的亲戚。他们都住在先知最后内阁的所在地麦地那,只有最后的一位哈里发阿里,选择伊拉克的库法城做他的首都。


艾卜·伯克尔在任哈里发的简短时期(632—634 年),差不多完全忙于讨伐变节(riddah)者的各次战役。(两年)据阿拉伯编年史家的记载,除希贾兹外,整个阿拉比亚,虽然曾经接受了伊斯兰教,承认了先知的政权,但是在他去世后,就与新建立的政府绝交,而跟随了一些本地的伪先知。事实是这样的, 由于交通不便,完全缺乏有组织的传教活动方法,而时间又很短促,先知在世的时候,真正表自信奉伊斯兰教,或者承认先知的统治的地区,还不到阿拉伯半岛的三分之一。甚至连先知进行活动的希贾兹地区,也是在他去世之前一两年,才全部伊斯兰化的。相传有许多代表团(wufūd)曾到麦地那来表示服从先知的领导,但是那不能代表整个的阿拉比亚,而且在那个时代,某个部族变成穆斯林,只是说那个部族的旅长信奉了伊斯兰教。


在也门、叶麻麦和阿曼,有许多部族对于向麦地那缴纳“宰卡”表示厌恶。他们以先知的去世为借口,拒绝缴纳“宰卡”。嫉妒希贾兹首府新兴的领导权,也是一个基本的动机。作为阿拉比亚生活特点的各种旧的离心力,又再发生充分的作用了。


但是艾卜·伯克尔的态度很强硬,他坚决地要求变节者无条件地投降, 否则就会遭到毁灭①。哈立德·伊本·韦立德是这些战役的英雄。在六个月内, 他迫使中部阿拉比亚的各部族都投降了。首先他击败了泰伊族,再先后击败艾赛德族和盖特方族,这两个部族的伪先知是泰勒哈,穆斯林们用嘲笑的态度称他为突莱以哈②【突莱以哈(Tulayhah)是 Talhah 的指小名词。——译者】;最后击败叶麻麦地方的哈尼法族,他们集合在伪先知穆赛里麦的旗帜下,这个伪先知的名字是以指小名词的形式很可笑地出现于阿拉伯编年史上的。穆赛里麦曾作过顽强的抗拒。他为了自己宗教的和世俗的利益而同赛查哈结合起来。赛查哈或许是一个基督教徒,她是台米木族的女先知和占卜者,穆赛里麦跟她结了婚。穆赛里麦统率了四万人,相传他曾击溃了穆斯林的两支大军,直到哈立德·伊本·韦立德统率第三支军队到来, 才把他击败了。在哈立德统率的第三支军队里,有许多人能背诵全部《古兰经》,他们在此次战役中牺牲了,使《古兰经》知识的流传遭到了危险。其他的部队,由别的穆斯林的将领指挥,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胜利③,那些部队是在巴林、阿曼、哈达拉毛、也门等地作战的。也门人曾承认了伪先知艾斯瓦德。讨伐变节者的战役,与其说是用武力迫使变节者留在伊斯兰教的范围内——这是阿拉伯历史家的意见——不如说是把还没有入教的人拉入伊斯兰教。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