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对叙利亚的征服

孤心悯 5月前 103

希拉克略刚刚被称为整个基督教世界的救援者,被称为东罗马帝国统一的恢复者,大约就在他正在耶路撒冷重新安置才由波斯人手中夺回来的真十字架①的时候【公元 629 年 9 月 14 日重新安置的真十字架,直到现在还保存在黎巴嫩,常用祝火举行仪式。】,希拉克略的驻扎在约旦河外面的军队报告说,有一支阿拉比亚军队前来进攻,未经多大困难就予以击退了。战场是摩耳台,位于巴勒卡的边境,在死海南端的东面。阿拉比亚军队的司令是穆罕默德的义子宰德·伊本·哈列赛;他的部下总计三千人①。在此次袭击中,宰德阵亡了,新近改奉伊斯兰教的哈立德·伊本·韦立德接替了他,把残余的军队带领回麦地那。先知曾派使者去见布斯拉加萨尼的国王,加萨尼的国王却把使者杀害了。此次袭击的目的,表面上是替使者复仇,实际上是要取得摩耳台及其附近各城市所制造的值得羡慕的麦什赖斐叶宝剑②,因为进攻麦加的战役已经临近, 急需准备武器。这件事当然被解释成在边疆定居的人民长期以来司空见惯的一次平凡的袭击;但是,实际上这件事是一场长期斗争的第一炮。这场斗争的最后一幕是骄傲的拜占廷首都于 1453 年,在伊斯兰教最后一次战役中,陷落在穆斯林的手里,而最富丽的圣索非亚大教堂里基督的名字被穆罕默德的名字所代替。


摩耳台的冲突是先知在世时对叙利亚的唯一的战争。次年(回历 9 年,公元 630 年),他亲自率军,远征塔布克③,没有流血就征服了几个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的绿洲。


633 年秋,讨伐变节者的各次战役结束后,三个分遣队,每队约三千人, 分别由阿慕尔·伊本·阿绥、叶齐德·伊本·艾比·素福彦和叔尔哈比勒·伊本·哈赛奈三人率领④,向北方出发,在叙利亚南部和东南部,开始了军事行动。叶齐德委派他弟弟穆阿威叶做旗手,后来他成为伍麦叶王朝著名的开基创业者。叶齐德和叔尔哈比勒采取了从塔布克直达马安的路线,阿慕尔在联合行动中担任总司令的职务,他采取了经由艾伊莱的沿海路线。每个分遣队的人数,后来扩充到七千五百人左右。艾卜·欧拜德·伊本·哲拉哈不久就成了大元帅。他大概是援军的司令官。他采取了朝觐者著名的道路,就是从麦地那到大马士革的古代运输道路。


在死海南边的大洼地瓦迪阿拉伯里发生了第一次遭遇战;叶齐德在这次战役中打败了巴勒斯坦的罗马贵族塞基阿斯。他的司令部设在恺撒里亚。塞基阿斯部下的几千名残兵败将向加宰溃退,到了达辛就被追赶上,几乎全被歼灭(634 年 2 月 4 日)。但是,在别的地方,拜占廷的军队占了地理的优势, 而穆斯林的侵入者到处遭到袭击。希拉克略的故乡是埃德萨(鲁哈),他经过六年的战争才把波斯人从叙利亚和埃及清除干净,现在他从埃麦萨(霍姆斯) 赶到前方去组织抵抗,并且派遣一支由他弟弟西奥多拉斯统率的新军到南方去。


这个时候,遵照艾卜·伯克尔的命令,“真主的宝剑”①哈立德·伊本·韦立德驰赴叙利亚边境,去援救友军的将领们。他统率着讨伐变节者战役中的五百多名老兵,正在伊拉克作战。跟他合作的是波斯边境上的土著舍伊班族。他们是伯克尔·伊本·瓦伊勒部族的支族。在伊拉克边境上的袭击,本身虽然是一件小事,哈里发或许还不知道他们在那里干这件事,但是从编年史来看,这件事是穆斯林在伊拉克进行军事冒险的开端。但是,从麦地那和希贾兹的观点来看,邻近的叙利亚是最令人关心的地方。在接到艾卜·伯克尔的命令之前,伊拉克的希拉城已向哈立德及其盟友舍伊班族的族长穆桑纳·伊本·哈列赛立约投降了,报酬是六万个第尔汗。这个城市及其信奉基督教的阿拉伯小国王是伊斯兰在阿拉伯半岛外所获得的第一个地盘,也是从波斯的苹果树上落下来的第一个苹果。库法西北沙漠中一个设有堡垒的地方阿因·太木尔,在向叙利亚作著名的行军之前不久,也被夺取了。


哈立德通过沙漠的行程如何?这里面包含着许多历史的和地理的问题, 因为不同的著作家,告诉我们不同的路线和互相矛盾的日期①。把所有阿拉伯的记载加以分析研究之后②,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哈立德大概是于 634 年 3 月,从希拉城出发,向西通过沙漠,向都麦特③·占德勒(现在的焦夫)绿洲前进,那是伊拉克和叙利亚之间最便利的道路上的中途站。当时,他到了都麦特·占德勒,本可以再经由瓦迪锡尔汉(古时的白特尼·西尔)向叙利亚的第一道关口布斯拉前进;但是沿途有许多碉堡。因此,哈立德采取西北的路线, 从都麦特到瓦迪锡尔汉东境上的古拉基尔④,向正北方直捣叙利亚的第二道关口素瓦⑤,五天的路程,几乎都是在无水的沙漠里。担任向导的是泰伊族的拉斐耳·伊本·欧麦尔。军队的饮料水,是用皮袋运输的;马的饮料水,是保藏在老驼的胃里,沿途宰驼供膳,就用驼胃里的水饮马⑥。全军的人数介乎五百和八百之间,都骑骆驼,作战时使用的少数马匹,与骆驼并排前进。到了一个地方,从沙砾上反射过来的光线是这样强烈,以致拉斐耳眼花缭乱,看不到所期望的源泉的痕迹。他派遣许多人去寻找鼠李树(‘awsaj)。他们在树旁掘地,挖到潮湿的沙层,有水慢慢渗出,疲乏的军队得到了解救。

哈立德在仅仅十八天的急行军之后,象神兵自天而降似地突然在大马士革附近出现,直接包抄到拜占廷军的后方。从这里开始进行了几次游击式的远征。有一次发生了遭遇战,在复活节的星期日,他在拉希特草原①,打败了加萨尼王朝的基督教军队。哈立德由此继续胜利地向布斯拉(即埃斯基·沙牧,也即旧大马士革)前进。他在这里显然跟其他的阿拉比亚军队会师了。公元 634 年 7 月 30 日,阿拉比亚军队在艾只那代因②获得了浴血的胜利,整个巴勒斯坦的门户,实际上已为他们敞开了。阿拉比亚的各部队会师之后,哈立德担任了联军最高指挥的任务。有计划的战役开始了。作为加萨尼王朝都会之一的布斯拉,没有经过太多的抵抗就陷落了。约旦河东面的斐哈勒(Fi■l 或 Fa■l 即希腊语的 Pella),位于渡口上,于公元 635 年 1 月 23 日,跟着陷落。同年 2 月 25 日,素法尔草原③的敌人溃败了,通向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道路就扫清了。两周之后,哈立德就站在这座历史名城的城门前面, 这座名城,在传说中被称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保罗在值得纪念的逃亡之夜,就是坐在一个筐里,从这座古城的城墙上缒下去的。635 年 9 月,大马士革在围攻六个月后投降,不久就成为伊斯兰帝国的首都。大马士革的投降是由于城里的文官和牧师们的叛变,著名的圣约翰的祖父是当日的叛变者之一,下面叙述伍麦叶王朝的时候还要提到他。大马士革的居民,为拜占廷的驻军所弃绝,不得已而立约投降。后来与叙利亚—巴勒斯坦其余的城市的和解,就是以大马士革投降的条约为范本的,条约的明文如下: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哈立德·伊本·韦立德答应大马士革居民:倘若他进了城, 他答应保护他们的生命、财产和教堂。他们的城墙不被拆除,任何穆斯林不驻扎在他们的房屋里。我们给予他们真主的契约,以及先知、哈里发和信士们的保护。只要他们缴纳人丁税,他们就会享受福利①。


人丁税显然是每人每年交一个第纳尔②和一袋小麦,这个数量在欧麦尔时代有所增加。巴勒贝克、希姆斯(霍姆斯)、哈马(Hamāh,即 Epiphania,埃辟法尼亚)和其他城镇相继陷落。前进的征服者的道路上,毫无障碍。“舍伊萨尔(Shayzar,即 Larissa,拉里萨)的人民,带着腰鼓队和歌咏队,出城欢迎他, 在他前面行跪拜礼。”③正当此时,希拉克略又集结了五万多人,由他弟弟西奥多拉斯统率,准备作一次决定性的抵抗。哈立德暂时放弃了希姆斯,甚至连大马士革和其他具有战略价值的城镇也都暂时放弃了,他在雅穆克④河谷集中二万五千余人⑤【阿拉伯人估计拜占廷的军队是十万到二十四万,穆斯林的军队是四万,这和希腊人的估计一样,都是不可靠的。】,雅穆克是约旦河东方的支流。经过几个月的小接触之后,公元 636 年 8月 20 日战争达到了顶点。那天天气炎热,从世界上最酷热的地区,吹来了挟着尘埃的热风①。这个日子无疑是阿拉伯的将军根据战略而选择的。在游牧人可怕的猛攻前面,虽有神父们的颂赞和祈祷在旁助威,虽有他们许多的十字架在旁壮胆,拜占廷军队的种种努力还是付诸东流了②。没有在战场上丧命的拜占廷的正规军和他们的亚美尼亚的和阿拉伯的雇佣军的残兵败将,都被无情地驱逐到陡峻的河床和鲁卡德河谷里去。有少数企图渡河逃跑的将士,也在对岸差不多全被歼灭了。西奥多拉斯本人被打死,东罗马帝国的皇军变成了只顾逃难的、惊恐万状的乌合之众。叙利亚的命运已注定了。最富饶的省区,永远不归东罗马帝国所有了。“叙利亚!永别了!在敌人看来,这是多末优美的地方啊!”这是希拉克略的告别词③。


现在要把工作转向管理和治安方面去了。欧麦尔任命艾卜·欧拜德·伊本·哲拉哈为总督和哈里发的副摄政者,以代替哈立德。艾卜·欧拜德是一位最受尊重的圣门弟子,又是麦地那神权政治的一位成员,一向担任叙利亚前线临时的指挥官。欧麦尔对哈立德似乎怀有私人的恶感。艾卜·欧拜德在哈立德的陪同下,向北方前进。阿拉伯军队在向北进军的途中,没有碰到重大的抵抗,一直进抵叙利亚的天然边境陶鲁斯山。同时,在收复暂时放弃了的各城市时,也没有经历什么困难。据说希姆斯的人民曾说出这样的话:“我们喜欢你们的统治和公道,远远超过长期统治我们的那个政府的压迫和暴虐。”这句话充分表现了叙利亚土著的情感①。安提俄克、阿勒颇和其他北方城市,很快也列在收复了的城市的名单中。肯奈斯林(Qinnasr■ n,即Chalcis,哈尔基斯)是不易对付的唯一城市。在南方只有耶路撒冷和恺撒里亚是真正希腊化了的城市,这两个城市的居民,紧闭城门,顽强抵抗,前者到 638 年,后者到 640 年 10 月,才投降。恺撒里亚曾接到从海路来的援助, 那是阿拉比亚人无法拦阻的,但是经过七年间歇的袭击和围攻,在穆阿威叶的攻击之下,再加以城内有个犹太人作内应,它终于屈服了。在 633 年和 640 年之间,整个叙利亚,从南到北,全部都被制服了。


叙利亚这样“易于征服”,是存在着特别的原因的②。自公元前 332 年,亚历山大征服叙利亚以来,强加于叙利亚的希腊文化,是肤浅的,而且只限于城市的居民。至于乡村的居民,则仍然感觉到,在他们自己和他们的统治者之间,存在着种族上和文化上的种种差别。使叙利亚闪族人民和希腊统治者之间种族上的反感更加扩大的,还有宗派的分歧。叙利亚的一性教主张基督只有一性,他们反对基督兼有神性和人性之说,这种二性说是卡尔西顿的西诺德在 451 年制订,而为拜占廷的希腊教会所承认了的信条。希拉克略所提出的基督学上的折衷论,于 638 年正式公布,这种折衷论,是以东罗马教的监督塞基阿斯③【他是雅各血统的叙利亚人。】制订的一个公式为基础的,其目的在于将基督本身具有一性或二性的问题置之不理,光强调他有一个意志(thélēma)。凡接受这种新公式的基督教徒,都叫做一意教徒。正如其他的宗教上的折衷论一样,这种折衷论也是两面不讨好的,无论正统派或其反对派的人,都不满意。这种折衷论, 产生了第三个问题和一个新的教派。但叙利亚广大的人民群众,仍然是一性教徒。他们所以发展和保持一个独立的叙利亚教会,无疑是由于有一种潜在

的、表露出一半的民族感情,潜伏在人民群众的意识里面。


在耶路撒冷陷落之前不久,哈里发欧麦尔来到查比叶营地,查比叶位于雅穆克战场的北边,大马士革的西门到现在还叫做欧麦尔门。他的目的是举行征服仪式,确定被征服者的地位,并且跟他的大元帅艾卜·欧拜德商谈事情(在雅穆克战役之后,就是他任命艾卜·欧拜德代替哈立德的),同时制定管理新征服的领土所必需的条例。耶路撒冷陷落后,欧麦尔也曾访问过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大主教索弗拉那斯(被称为“善于甜言蜜语的护教者”)引导年老的哈里发巡视圣地,这位阿拉比亚客人的态度是不娴雅的,衣服是褴褛的,他深受感动,据说他曾转过脸去,用希腊话对一个仆人说:“这算是但以理先知所说的那位亵凌圣地的可恶的人。”①


艾卜·欧拜德不久就害了传染病,死于阿穆瓦斯。他的部队死于传染病者,据说多至二万人,他的继任者叶齐德死后,大权就转移到精明的穆阿威叶的手里。


叙利亚现在分为四个军区,相当于罗马和拜占廷征服叙利亚时所建立的四个省区。这四个军区是:底迈什革区(大马士革区)、希姆斯区(霍姆斯区)、伍尔顿区(约旦区,包括喀列里到叙利亚沙漠),还有斐勒斯丁区(巴勒斯坦区),也就是埃斯德赖仑(伊本·阿米尔草原)大平原南边的地方。北部地区, 肯奈斯林区,是伍麦叶王朝的哈里发叶齐德一世后来征服的。


把这样一个战略性的领土,从当代第一流的统治者手中迅速地、容易地夺取过来,这件大事,在世界各国人民的心目中,给新兴的伊斯兰势力带来了威信;更重要的是给它带来了对于自己命运的信心。这些游牧部族,从叙利亚出发,席卷埃及,乘胜西行,征服了北非其余的地区。他们以叙利亚为基地,已经有可能向北推进到亚美尼亚、北部美索不达米亚、乔治亚和阿塞拜疆了,正如后来有可能在许多年内屡次袭击和进攻小亚细亚一样。在先知去世后不到一百年的时间,辽远的欧洲的西班牙,靠着叙利亚军队的帮助, 也归入不断扩大的伊斯兰的圈子了。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