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麦叶王朝阿卜杜勒·麦立克和韦立德时代的哈查只·伊本·优素福

孤心悯 5月前 101

哈查只原来是希贾兹的塔伊夫地方的青年教师①。他投笔从戎,起来支持摇摇欲坠的伍麦叶王朝的宝座,692 年他把僭称哈里发九年之久的阿卜杜拉·伊本·左拜尔打倒了,那时他才三十一岁,就被任命为阿拉比亚的长官。在两年之内,哈查只平定了希贾兹、也门和东面的叶麻麦。694 年 12 月,阿卜杜勒·麦立克召见他,叫他到心怀不满的、动乱不安的伊拉克,去完成同样艰巨的任务,伊拉克的人民是“以分离者和伪善者著名的”①。阿里派和哈列哲派在这里继续给伍麦叶人捣乱。哈查只化装成一个普通的阿拉伯人,在十二个驼夫陪同之下,在库法著名的清真寺里突然出现,他举止随便地登上讲台,揭开蒙在脸上的重重叠叠的围巾,然后用激烈的词语对群众演说,这是在阿拉伯文学中被叙述得最富于戏剧性而且最流行的插曲之一。他用毫不含糊的语气宣布他的政策,他昭示伊拉克人,他要用强硬的态度对付那些不忠顺的平民。他曾引用这句古诗作为自己演说的绪言:

“我的祖先曾拨云雾而登高,

揭开头巾你们就认识我的真面貌。”

他继续说:“库法的人民啊!我确信我看见许多头颅已经成熟,可以收割了,我就是收割的人。我仿佛看到头巾和下颔之间热血在流。”②


实际上没有一个头颅是伍麦叶王朝这位残酷的总督所不能打破的,没有一根脖子是他所抓不住的。甚至年高德劭、学识渊博的圣门弟子兼圣训学家艾奈斯·伊本·马立克,也不得不在同情反对党的罪名下,带上一个盖着总督印信的脖圈儿③。据说有十二万人曾被这位伊拉克总督杀害了④,所有的阿拉伯史学家,无论是十叶派的或者逊尼派的,都把他描写成一个嗜杀的、残暴的、名副其实的尼罗⑤【尼罗是罗马帝国的暴君,公元 37— 68 年在位。——译者】。值得注意的是,那些史学家大半是在阿拔斯王朝时代从事著述的。除残暴外,他的贪婪和邪恶,也是那些史学家所爱好的题目①。


哈查只的这些激烈的办法,无论是否正义,却在叛乱的巴士拉人和库法人中间恢复了秩序,在包括伊拉克和波斯的他的广大的总督辖区内,恢复了秩序。他的助手们,在穆海莱卜的率领下,于 698 年或 699 年,实际上已歼灭了艾兹赖格派②,这是哈列哲派中对于穆斯林的团结最危险的一支。这一派在盖特里·伊本·伏查艾的领导下曾经获得了克尔曼③、法里斯和东方各省的控制权。波斯湾对岸的阿曼,在先知在世的时候和阿慕尔·伊本·阿绥的时代,名义上是伊斯兰教的领土,到现在已完全合并于伍麦叶王朝的领域。在底格里斯河右岸,在两大中心城市巴士拉和库法之间④,新建成一个首府瓦西兑(居间的意思),哈查只统率的叙利亚卫戍队,就从这个新首府控制着所有这些领土。哈查只对于叙利亚军队的迷信,对于伍麦叶王朝的忠贞,都是无止境的。


这位精力充沛的总督,看到辖区已经太平无事,现在可以放心地命令他的助手们深入东方各地区了。喀布尔(在现代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突厥王尊比勒(Zunbīl,不大正确的拼法是 Rutbīl)⑤不愿照习惯缴纳贡税①【这个国王和中亚细亚其他的国王的臣民几乎完全是伊朗人,但是王室和军队是突厥的。】,699—700年,哈查只派阿卜杜勒·赖哈曼去讨伐他(阿卜杜勒·赖哈曼是古代肯德王室的后裔,是锡吉斯坦的长官,后来领导了一个反对哈查只政权的可怕的革命)。阿卜杜勒·赖哈曼统率着这样一支装备齐全因而取得“孔雀军”②称号的军队去作战,大获全胜,但是他的勋业比起古太白·伊本·穆斯林和哈查只的侄子穆罕默德·伊本·嘎西木来,大有逊色。由于哈查只的推荐,704 年,古太白被任命为呼罗珊的长官,以木鹿③为首府。据白拉左里④和泰伯里⑤的记载,他以哈查只部属的身分,在呼罗珊统率的阿拉伯军队,有四万人是从巴士拉去的,有七千人是从库法去的,有七千人是顺民。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