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对蒙古利亚种人和佛教的第一次直接挑战

孤心悯 9月前 199

在这以前,乌浒水⑥已经成为“伊朗”和“突兰”之间,即说波斯语的人民和说突厥语的人民之间的传统的(虽非历史的)界线。在韦立德的统治之下,穆斯林们现在已经跨越这条河,而在河外地区建立了他们永久的立足地了。在一系列辉煌的战役中,古太白于 705 年克服了下吐火利斯坦及其首府巴里黑(Balkh,即希腊人的 Baktra)⑦【《元史》的巴里黑,班勒纥;现代阿富汗的巴尔赫。——译者】,于 706—709 年征服粟特(al-Sughd, 即希腊的 Sogdiana)的布哈拉及其四周的领土,公元 710—712 年克服撒马尔罕(也在粟特)和西面的花拉子模(即现代的基发)。公元713—715 年,他领导一个远征队,深入药杀河各省区,特别是拔汗那①【现代的阿姆河,阿拉伯语和波斯语都叫质浑河(Jayhūn)。质浑河就是乌浒水,赛浑河(细浑河)是质浑河的姊妹河,即药杀河,也即现代的锡尔河。这两条河相当于《创世记》的基训河和比逊河(《创世记》 2∶ 13, 11)。】【《唐书》的拔汗那就是《史记》、《汉书》、《晋书》的大宛国。现代苏联的费尔干纳。——译者】,他在近代以中亚诸汗国著称的地区建立了名义上的穆斯林政权。构成伊朗人和突厥人之间政治上和种族上自然边界的河流,与其说是乌浒水,不如说是药杀河,跨越药杀河就是伊斯兰教对蒙古利亚种人和佛教的第一次直接挑战。布哈拉、巴里黑和撒马尔罕都有许多佛教寺院。在撒马尔罕,古太白曾毁坏一些佛像,当地的佛教徒认为他立即会遭受亵渎神灵的惩罚。这位穆斯林将军没有被他们吓倒,他亲手焚毁那些佛像,结果有些佛教徒改奉了伊斯兰教②。


但是,并没有大批人接受这个新宗教,直到虔敬的哈里发欧麦尔二世(公元 717—720 年在位)同意他们信仰伊斯兰教之后就不缴纳贡税,这时才有大量的佛教徒变成了穆斯林。布哈拉的火祆寺及其圣地,也被拆毁了。这样,布哈拉、撒马尔罕和花拉子模省后来就变成了阿拉伯文化的中心,和伊斯兰教在中亚细亚的苗圃, 其地位相当于呼罗珊的木鹿和内沙布尔(Naysābūr,波斯文的尼沙卜尔,Nīsh āpūr)。据泰伯里③和其他史学家的记载,古太伯曾于 715 年征服了中国突厥斯坦的喀什噶尔④,甚至深入中国本部,但是,这种传说显然是奈斯尔·伊本·赛雅尔及其继任者后来征服此地的一个预告⑤。


哈里发希沙木(724—743 年在位) 任命奈斯尔这个人做外药杀河区(河中府)的首任长官,在 738 年到 740 年间, 他不能不去征服据说是古太白先前征服过的大部分领土。古太白在被征服的省区委派的阿拉伯代理人,只是些军事上的监视者和收税官,他们和土著的统治者肩并肩地执行职务,那些统治者可能还保有民事上的行政权。他在 737 年还曾企图进攻高加索山那边的可萨的匈奴人(后来信仰了犹太教),可是失败了。751 年,阿拉伯人占领了撒马尔罕东北的赭时(即塔什干)①【元李志常撰《西游记》称赭时;唐杜环撰《经行记》称赭支。——译者】,就这样在中亚细亚明确地建立了伊斯兰教坚固的最高权力,以致中国人也不再与之争雄了②。


最新回复 (1)
  • 0 引用 2
    撒马尔罕、花拉子模和赭时的土著统治者,虽然在阿拉伯史书里都有 khudāh,shāh,dihqān 等波斯语的称号,但是他们与西突厥的 khān 或 khāqān 都有着婚姻的关系。以撒马尔罕为首府的粟特的统治者,也有 ikhshīd 的波斯称号,拔汗那的国王也有同样的称号。参阅 ibn-Khurdādhbih,pp.39— 40; Ya‘qūbi,vol.ii,p. 479。凡在乌浒水东北不说波斯语的民族,阿拉伯人都把他们叫做突厥人。
    9月前 回复
返回
发新帖
作者最近主题: